李狗蛋

宝贝儿,到Forth这来

[德哈]《有求必应》[原作背景/OOC/PG]

给爸爸爆灯了!🙆🏻🙆🏻🙆🏻🙆🏻

牛盲马晒客:

有求必应




※牛盲马晒客




※Draco Malfoy×Harry Potter


※TAG:原作背景/OOC/PG


※字数:3900


※私设如山:


       1、原作背景20年后。


       2、霸道总裁×魁地奇明星。


       3、跟屋子无关,这是一个STK的故事【




※好卦友 @李狗蛋  生快!匆忙赶制不要嫌弃!!么么哒!!!



















战后二十年,霍格沃茨魔法学校迎来首次校友日,就在Harry觉得自己该回霍格沃茨看一眼的当口。


他独居的公寓南面的窗户快被猫头鹰啄破,就连Harry自己都想不通Hermione与Ron之外没人知晓的地址是如何被挑中的。


他供职的球队整巧也在校友日当天放假,而全年无休的笑话商店与工作日永远加班的魔法部像是约好了似的,Ron与Hermione都没能腾出空来。


他俩甚至提前一天将要带给Rose的东西交到前去蹭饭的Harry手上,并毫不留情的打消了Hugo跟随他的魁地奇世界明星教父一起前往霍格沃茨的念头。


Harry笑意盎然的感慨好友们的教子有方,却纵容似的为这正值好奇年纪的男孩儿展示了一个花哨而有趣的无杖魔法。


这无疑给负责哄孩子睡觉的母亲增加了工作难度,以至于Hermione打发Ron赶他儿子上床睡觉,转而唤住已经走出门去的Harry——


“别跟我说你尽力了,——上一个姑娘哪里不好,为什么仍旧没成?”


Harry茫然的张嘴,在夜色下扶正弯腰穿鞋时碰歪的眼镜:“我……尽力了。”


“Harry!”


“是,她没什么不好,她、Manila?”


“Maria。”


“哦对,Mario、”


“M-a-r-i-a。”


Harry讪笑着退出两步:“是,不论是谁,每一个都很好,但我——我还有比赛,没那么多闲时间。”


Hermione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二楼传来的孩子他爸的呼救声打断,当下抿唇鼓起脸颊,抽出魔杖急匆匆扭头回屋。


Harry抬头看向陋居二层:“谢了伙计。”


Ron冲他胡乱比划了下:“她没有恶意,她只是担心你!”


“或许吧,当我需要你们担心时,我会一五一十的告知她。”


Harry语毕,不再耽搁的幻影移形。




摸到自己单身公寓的门把手时,——不论是昨夜到家还是今晨出门,Harry都没什么实感。


往前推二十年他可想不到自己毕业二十年后还会被Hermione耳提面命,就更别提离校二十年后又要在上课之前赶去学校。


他回头瞥一眼被他用红色与金色装饰过的公寓,转念间便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塔楼上的宿舍。


Harry匆忙来到指定的校友集合地点,按照指示将每名校友都提前收到的徽章别到自己胸前——徽章上细致的写上“杰出校友”的字样,底色与边框因学院而各有不同。


他甚至在衬衫外边套上了件从跳蚤市场淘来的红色棒球衫,当然他既不会解释“跳蚤市场”也不会解释何为“棒球”,他只用对每一个向他发出“你真格兰芬多”评价的人回以自豪的笑容。


预定走在校友队伍前头的Harry不多时便不动声色的掉了队,可拜眼下这群看到他便发出惊呼的孩子们所赐、他再怎么不动声色也没法走远。


不是没预想到这样局面的Harry只能苦笑,只是当下的学生们并非出自于对当年他参与的大战的关心,一切年轻的尖叫声悉数只是因为这个男人已经蝉联三年魁地奇世界杯的MVP。


不论在战场上还是赛场上都是“救世主”的Harry在簇拥中穿过人群,青春洋溢的魔法学校一如他刚入学时,奇妙而祥和。




好在眼下并非休息日,Harry只要耐心等到上课时间,等好奇心强于猫的孩子们匆忙赶去他们的课堂,便距离他一个人的回顾之旅更近了一步。


他并非对此有任何病态的留恋,只是发生了太多事情,而就他这一生已经度过的时间来讲,想要完全消化并放下这些事情还是不够。


平时Harry可以沉溺球队训练打发时间,可每每回到自己的公寓了,他便又在金色与红色的簇拥下梦回塔楼,像是困在霍格沃茨的幽灵,游荡在校园里、名字却不会出现在地图中。


……好在他的工作环境中没有任何一个故人,而Hermione见到他只会孜孜不倦的提点他找个伴儿,Ron则永远都在为他打掩护。


Harry琢磨着也许Hermione说得对,他或许的确该找个伴儿,既能陪他度过未来、也能同他探讨过去,并在当下相互依偎……


他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一层层逛着许久未见的校园,他尽量避开人多的地方,并不知不觉爬到了八层。


Harry回想着过去的校园生活,为他那些遵守规定或是破坏规定的行为发出怀恋的笑,并临时转了个方向决定去瞻仰一下有求必应屋——曾经所在的那面墙。


兴许这儿的墙面挂上了什么装饰、又或是作了他用,任何变化对于Harry来讲都是个安慰、甚至算惊喜。




……可在这儿碰到Malfoy——这可谈不上“喜”。




Harry止步原地,不知该不该打断他面前数米开外那西装革履的铂金色男人的沉默。


他垂头瞥见自己胸前的徽章,抬眼在对方的胸口看到徽章的形状,便处于礼节上前两步:“Malfoy。”


Draco应声回头,露出个同以前如无二致的表情:“我当是谁呢……Potter。”


他不自然的停顿下显然曾打算加上什么形容,Harry用他曾经比赛时受伤碎掉取出的半块膝盖骨都能想见——约略仍旧是那些强调血种的垃圾话。


可岁月竟是如此奇妙,叫“那个”Malfoy沉默不语,叫“这个”Harry能与他共处。


“我刚刚没看到你,与我同队的都是我们后面几届了。”


Draco看了眼他胸口的杰出校友徽章,侧过身来才将自己胸前的饰物展露完全——并非同款的华丽徽章让Harry意识到了自己的眼拙。


“啊,杰出校友。”这个随着年龄增长更显华丽与刻薄的男人讽刺的评价,“伟大的Potter的确够得上这一称呼。”


“Malfoy,咱们都不年轻了,可以的话我希望你放下……”Harry这么说着,自己也像是有些惊奇般在镜片后睁大了眼睛。


Harry没想到始终不认为自己“放下了”的他也有劝人放下的机会,因而当Draco脸上如约涌上嘲弄的笑意时、他竟匆忙松了口气。


“得了吧Potter,你要能放下又为何出现在这儿。”


“我获邀出席,并只是随意走走,毕竟这是我的母校。”


“也是我的,”Draco执拗的说着,并在Harry回身欲走时跟上,“所以你不能干预我要去哪儿Potter,即便我恰好跟你选择同一个方向。”




Malfoy虽然有很多问题,但他向来说到做到。


于是整个上午Harry几乎没有任何独处时间,而他原计划的个人怀旧之旅、也因为Draco的嘲讽与针对成了Harry的耐性训练。


并且他不得不承认——这比球队的日常训练还累。


整个路程没能留有半点儿时间伤春悲秋的Harry提前到了餐厅,他本以为这就是今日与Draco同行的终点了,却未曾想见此人指了指他身后,餐厅新开辟出的卡座区贴上了“欢迎杰出校友”的标签。


“不……”


Harry发出痛苦的呻吟,这无疑令Draco平整的面皮上浮现出得意的耻笑。


“我几乎要将这归咎于给我放假的队长了。”


“宽心,Potter,你敢学着享受逆境,我甚至怀疑‘杰出’的你能否拼写出这个单词。”


——Harry无妄看天:“M-a-l-f-o-y。”


Draco虚假的笑着:“收下你的赞美,Harry该死的Potter。”




——这一切感觉太熟悉,反倒却叫Harry无法陷进旧时的回忆里。


他同Draco在特意划分给杰出校友的用餐区域共享一桌,望向学院长桌的视角令他看上去正如他所处般置身事外。


饶是在梦中也未曾如此有抽离感的Harry恍然醒神,他不禁扭脸看向敛去邪气一言不发的Draco:“知道么Malfoy,有时我真想打烂你漂亮的脸蛋,有时却又感激你的出现。”


“是么Potter,那么或许你该离武断粗鲁的Weasley们远点儿。”


“……比如现在,我就想撕烂你的嘴。”


Draco提起嘴角,露出他打小未变的哂笑:“也就是说此外的时间你都感激我的出现。”


Harry为这强词夺理张了张嘴,却在今时今日的身心状态下不得不承认:“是,你说的没错,对,就是这样。”


“不闭强调这么多遍Potter。”


“不,你不知道,也许是太顺利了,我几乎没能找到实感。”Harry头一次坦诚的指出,“战后你在做什么?——我加入了球队,每一支球队都向我抛出橄榄枝,但现在这支给以我最优渥的条件,甚至是其他球队的三倍有余。”


“是么,那你的确该感激。”


“还有公寓,我本以为球队提供的宿舍环境不会很好,但事实证明了我的浅薄。”


Draco耸肩:“挺好。”


“这样的生活太顺遂,仿佛Merlin对我有求必应。”


Harry由衷感慨着,却见Draco捏这杯子的手指收紧了又放开,然后他说——


“不用谢。”Draco很快换上他惯常的笑意并重申,“你没听错,我说不用谢。”




撂下这句话这个优雅的中年男人很快起身,经过旧时同学时他拍了拍Harry的肩,沉甸甸的重量叫Harry意识到任何事情都确有其事。


Harry的视线追着他消失在门后,过了挺久突然起身追出去。


常年训练的运动员飞也似的跑过走廊,却见招待他的教职人员正同停下步子恢复高傲冷面的Draco说着话。


Draco摆手也不知听了什么又答了什么,回头瞅见Harry,便很快结束对话转头消失在走廊尽头。


Harry未能动身就被拦下,对方简单告知了下午的时间后、见Harry仍旧望着Draco消失的方向,忍不住多嘴向其表达起对校友日赞助方Malfoy财团的感谢。


“为什么要向我……?”


“毕竟您供职于Malfoy先生个人旗下的魁地奇球队,两位既是雇佣关系又是昔日同窗,也是Malfoy先生将您的居住地址提供给我们,我们才能联系上杰出的您。”






Harry沉默下来,半晌才头一次身在霍格沃茨却并非身陷旧时的回忆中。


他终于发现并非Merlin对他有求必应,而是他大概的确该无时无刻不感激Draco的存在。


他的球队的老板、他的公寓的房东,以及他个人的回溯与逃避之旅的主办方、和在有求必应屋曾经所在的那面墙前沉默的昔日孽缘。




他们都不年轻了,而Draco对他有求必应。




Harry扭头飞也似的跑上楼梯,他冲上八楼到他们今日相遇的走廊,那儿没有任何人影,Harry却与空空如也对话:


“如果你真的对我有求必应,你知道现在该干嘛。”




几秒种后感激Merlin——或者感激Malfoy吧。


Draco向他走来。








END





评论
热度 ( 166 )

© 李狗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