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狗蛋

宝贝儿,到Forth这来

DMHP丨以儆效尤 11.(史密斯夫妇AU)

   1.    2.    3.    4.   5.   6.  78. 9. 10.

 

11. 

 

  Harry带着一身疲倦回到了他们的房子。时间还没有到中午,Draco理所当然的没有在家,而Harry不能确定这将会是暂时的还是永久性的。

  屋子里十分安静,Harry颓然倒在客厅的真皮沙发上——这沙发还是Draco选的。他忍不住抓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调大了音量,让一些听上去很热闹的声音充满整栋房子。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冷战了,他本该对此习以为常。可这确确实实是Harry头一次感受到对一个人来讲这栋房子到底有多么大。

  大,且空洞。

  在回家的路上他跟Hermione通过了电话,Hermione确定了昨晚还有第三批人在枪战现场,但显而易见的是那些人的目标并不是Harry这边,而是Fenrir Greyback,这个危险的恐怖分子,他们甚至在更早之前就开始监视他。

  不难猜出Draco的类似职业,雇佣兵或者是杀手之类的,——好像这两者也没啥不同。或许连带着Draco对Harry说的那家公司也是他个人企业里的一部分——哇,他的丈夫可能开着一家杀手公司啊。

  这不是Harry负责的部分,而且令他自己也感到惊讶的是,在猜到真相的那一刻他并没有感受到那种特别强烈的背叛感,毕竟他的小组是处理“今天的恐怖组织有没有又给我找事”的那个部分的。——这个想法千万不要被Hermione知道。

  再者说,他又有什么理由因这种背叛感而感到愤怒呢,婚姻从来都是两个人的事,无关正义与否,在这场婚姻里,理性猜测双方隐瞒彼此的事情都不一定会少。

  可是Draco不会这么想,Harry太了解他的丈夫了。四年的朝夕相处让Harry就算再如何迟钝也会对Draco的脾气了如指掌。Draco总是一个人想得太多,而且大多毫无根据,只会视当时心情而定。他甚至能因为吵架期间Harry两天没回家而在心里自导自演出一场夫妻倦怠期双双出轨婚姻走向尽头的虐恋情深。Harry也曾不止一次嘲笑过他内心戏太足。

  而且他还是个胆小鬼。

  Harry是如此的了解对方,他知道Draco现在最可能做的就是躲在不知道什么地方,试图告诉自己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场梦。他宁愿徒劳地麻痹自己,遮住双眼,捂住双耳,都不敢和Harry当面对质。

  Draco就是这样的人,撕开那层光鲜的外壳,藏匿在表面之下的是间断性的虚张声势与歇斯底里。这个刻薄复杂的矛盾体,总是游离于极端自负与自我否定之间,通过挖苦别人和嘲讽自己来掩饰他内心深处的巨大不安。

  可这一次Harry不是很想让他逃。   

 

 

  Draco蜷缩在Blaise公寓的大床上,手里握着一杯他差使Blaise做好的咖啡。

  “上帝啊!我还是个瘸子呢!”

  “你只是肉体受伤,哥们。而你的好兄弟就不一样了,他这里受了伤。”Draco装出一副十分痛苦的样子,做作地捂住心口。

  “你的脸色看上去更像食物中毒。”

  “那投毒的肯定是你。”

  说实在的,Draco是真的后悔接下了这个单子。他现在迫切需要一个时间转换器(如果有这玩意)用它调回Pansy接受任务的那一天,并且亲自缝上她的嘴。

  如果没有这单任务,他或许还能作为一个被蒙在鼓里的傻子,幸福地生活很久。(“可能也不久了,你不是最近在搞什么婚姻咨询吗?”)就算生活里有各种大到“你最近经常错过我们的约会你是不是不在乎我了我是不是你最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小到“我告诉过你不要在餐桌上做也不要在能看见的地方留下吻痕你是狗吗新桌布你去买”的种种矛盾,但那都和“我的丈夫好像是个便衣警察他使枪很厉害而且我是结婚的第四年才知道这件事”这种矛盾的概念是不一样的。

  “——别说得像你是唯一的受害者似的。”

  Blaise给自己拿了瓶啤酒,一瘸一拐走到床边的单人沙发旁坐了下来。

  “你们谁也没资格指责对方,并且凭心而论,你才是那个更应该感到心虚的人,对方好歹算个公务员,你呢,说到底是我们在做一些违法的勾当。”

  “……可我也有在按时交税啊!”Draco被噎了一下,气冲冲地反驳回去。“而且你以为我想搞这种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梦想只是去咱们大学里做个化学教授,能跟我导师一样就最好了。”

  “你是说那个能熟练配出各种书上根本没写的致命试剂并且把那些知识都教给你的老蝙蝠?”

  “呃,我总也要学点保命的东西不是。”Draco喝了一口手中的咖啡(难喝,跟Harry做的根本没法比。)“而且你不能因为他挂了你的有机化学就给他起这种奇怪的外号。”

  “好吧,只是他看上去总是黑漆漆的。”Blaise耸了耸肩,“我不评论你们两个的事,不过,你可以在这里想呆多久就呆多久。”

  “谢谢你,Blaise,我就知道你是我的亲兄弟。——顺便我真的每次来都忍不住想说——你家这个深褐色的窗帘,它怎么能是深褐色,——真是太难看了,显然你并没有遗传我的审美。”

  “别说,基佬。”  

 

 

   Harry不是很常来Draco的公司,他只知道从哪里能找到Draco和他的秘书Pansy小姐。

  Draco因为一些显而易见的理由旷了班,但是Harry只要找到Pansy就够了。

  “你是为了公事还是私事来的?”

  “解释一下?”

  “你是为了来逮捕我们,还是只是来找Draco。”

  “如果我说你告诉我Draco在哪里我就不抓你们,你会告诉我吗?”

  “不会,你要申请逮捕证的,警官先生。”

  “事实上我不用,Pansy小姐,我直接效忠于首相阁下。”

  “啊。”

  “是的,这意味着你们也并不归我管。”

  “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告诉你,Potter先生。你让他伤透了心。”

  即使Harry是带了十二分的准备来的,亲耳从别人嘴里确定了这个事实,还是让Harry瑟缩了一下。

  “我不否认这点,Pansy小姐,所以我不是来兴师问罪的,我要对他道歉。”他叹了口气,卸下了一身戒备。

  “你瞧,我真的不是一个好丈夫,可能我固执,有时候不太听他的意见,有时候对他的过度反应表现得很冷淡。——你要承认,Draco有时候真的蛮情绪化的。——但这也不是我对他冷淡的借口。婚姻是需要两个人维系的,可能我不太擅长处理这些复杂的关系,但我唯一能确定的一点是,我不知道没有Draco Malfoy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那真感人,Potter先生,我也希望你能亲口对他说声抱歉,但是Draco不让我告诉你的,我不能违抗老板的命令。”

  “我知道他不想见我,我也不否认我对他隐瞒了许多。但是你瞧,小姐,他对我也并不是百分之百真诚,只是我能猜到相比我而言他会因为欺骗了我而更加煎熬一些。我理解他,也请你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我能看出你有多在乎他,从他每天带来的那些点心里就能感受到。可是,您也要为我考虑一下,如果我告诉了你地址,我的老板不会放过我的。”

 Pansy无胜地指了指她电脑旁边的通讯器,又对着Harry眨了眨眼。

  “我爱他,亲爱的。如果说这段关系里有什么一定不是假的,那只能是我的心。你看,我甚至为他忍受了整整两次的婚姻咨询。”

  Pansy忍不住笑出声来,“你确实是一个很好的说服者,Harry。但是正像你看到的那样,我很抱歉。”

  而与此同时,Harry看到Pansy在她的平板电脑上匆匆敲打着什么,然后把显示屏递给了Harry。

  “希望你能找到机会亲口对他说出这些,祝你好运。”

  “好吧,我很遗憾,不过还是谢谢你,Pansy小姐。”

  Harry默默把平板电脑递还给Pansy,转身走出了她的办公室。  

 

 

“你听到他刚才说的话没?” Pansy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旁,拿起了那个通讯器。“真是个坦率的甜心,他没你活不了呢。”

  “你琢磨出的意思可真多,回去工作。”

  好吧,Pansy小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她面带微笑地将备忘录中敲下的字符全部删去,随手把平板塞进了抽屉里。

  为了她下半辈子的抹茶泡芙和芒果慕斯,她总得做点儿什么不是?

 

TBC

 

啊,本子还剩一小部分,跟代理爸爸打了滚代理爸爸说可以通贩……大概这周内开链接???

我真的烂尾人设不崩 大噶考虑清楚…

 

评论 ( 15 )
热度 ( 213 )

© 李狗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