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狗蛋

宝贝儿,到Forth这来

DMHP丨以儆效尤 8.9.10.(史密斯夫妇AU)


1.    2.    3.    4.   5.   6.  7.



8.

 

 Harry习惯性地扶了扶鼻梁,才记起了他今天戴的是隐形眼镜。

隐形眼镜,全套的休闲西装,装模做样的互相吹捧,太棒了,如果还有什么能更让Harry感到不舒服的话。

Harry从来都不擅长应付这种不知从何而来的热情与假意逢迎的虚伪,那些家长里短总是会把他淹没,让他除了干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无论打扮有多得体,Harry本质上仍然是一个宅男,他的内心尖叫嘶吼着想要冲出这栋房子,脱掉这身恼人的西装,钻进家里那张柔软的大床,关上灯打开一部自己最爱的电影,如果身边还能躺着个人就更好了。

反观那个应该躺在他身边的人,却游刃有余地游走在整个房子的任何一个角落。而无论走到哪里,那人永远都是人群的焦点,除去那显眼的发色不提,光是信手拈来的幽默与恰到好处的自嘲,就可以哄得所有人哈哈大笑。

人生从来都不是公平的,上帝给了他一副漂亮的皮囊,竟然还会给他一个与之相配的脑子。

“……那么,说到孩子,Harry,你和Draco考虑过领养个孩子吗?要知道,你们结婚的时间也不短了。”

“恩?”Diggory先生的声音把Harry从神游中拽了回来。“孩子?哦,哦。孩子。”

那是Harry从来没有考虑过的事,以他现在的真实职位,能被上边批准结婚已是不易,更别提什么孩子了。

“暂时没有打算吧,你瞧,我俩现在还不能完全照顾好自己,Draco甚至连最简单的速溶麦片都能做得很糟糕。在确认我们都可以承担起责任之前,大概是不会考虑领养的。”

“一个孩子会给生活带来很多乐趣,你会意识到自己从前到底是在过着多么无趣的生活。况且,你们结婚已经四年了,总有某些时刻会互相看对方不顺眼——大家都懂的。”坐在Harry左边的棕发男人(Harry记不清他的名字了)的话引来在座众人一阵心知肚明的笑声,“而此时,孩子会充当一个很好的缓冲剂。”

什么逻辑,Harry干笑了一声,他不太想接对方的话。

“我觉得我和Draco两个人的生活也蛮有趣的。”Harry端坐在沙发一侧,带着标准的微笑拿起面前的白葡萄酒喝了一口,心里却在思索着如何逃离这个让他如坐针毡的地方。

而显然上帝听到了他的祈祷,如果上帝的另外一个名字叫做RonWeasley的话。

 

“HARRY!”Ron的声音通过听筒穿透了他的耳朵,“找个方便讲话的地方!”

Harry迅速站起身,对着周围的人抱歉一笑,拿着手机快步穿过人群,走到了Diggory家的庭院。

“我在外边了,发生了什么事?你先冷静一下。”

“那小子偷了车跑了!下午抓到的那个,Luna刚通知了我,我正在赶过去的路上,你想想办法过来?该死的我就知道我应该留在那里看住他的。”

“你先不要急。他是什么时候跑掉的?有半小时了没?”Harry马上反应过来,不同于Ron的焦躁,Harry表现得十分冷静。他左手握着手机快速地穿过庭院,绕开在户外BBQ的几个邻居,趁着没有人注意的时候离开了Diggory家。

“Luna通知我时他已经跑了二十分钟。”

“偷走的车是咱们下午收缴的那辆吗?黑色TOYOTA的SUV,我离开前以防万一在那上边放了追踪器——夸我的话等抓住他们再说吧。你和Fred开一辆车出来,不显眼的那种,在大门拐角的路口等我,我马上就到。”

“谁夸你了!快点过来。”Ron挂掉了电话。

Harry已经在谈话间迅速脱掉了自己的西服,解开了领带和衬衫。他放下手机,把这些衣服扔在地上,拿出钥匙打开了车的后备箱,从上锁的箱子里拿出了和枪支弹药一样永远准备好的便装。

Harry换好了轻便的衣服,用力关上后备箱的门。当目光扫过地上那条Draco亲手帮他戴上的领带(哪一次不是)时,Harry顿了一下,从那一团杂乱中小心且快速地抽出了那条领带,卷好后塞进了自己的外套口袋里,快步跑到车前迅速打开车门钻进了驾驶座。

 

 

与此同时,还留在房子里与邻居周旋的Draco收到了一条短信,来自“MY LOVE”。

突发急事先走一步,等我回来解释。

爱你。

 

 

9.

 

 

Draco不明白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

两个小时之前他收到了他丈夫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而正当他气愤于Harry的又一次食言时,就跟这个晚上的烦心事还不够多似的,他的秘书小姐也突然打来了电话。

“Blaise监视对方的时候被发现了,有个小子突然开车去了Greyback在的那个仓库,看样子是个跑腿,Blaise想听清他们在说什么,他凑得太近了。对方火力很猛,Blaise一个人应付不来。我已经派了五个人过去,可是那地方离咱们这里太远。怎么办?”Pansy努力压下了语气里的惊慌。

“别慌,那个仓库我也知道在哪,离我这里很近,我先过去,想办法帮Blaise拖延时间。你保持冷静,现在帮我梳理路况,我需要一条最短路线。”

“好的,Draco。你要注意安全。”Pansy哽咽了一下,“请把Blaise带回来。”

Draco在半小时之后赶到了仓库,期间他几次试图联系上Blaise,但都没有成功。

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他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发小生死未卜的恐惧再一次地扰乱着Draco的心,重要之人或许殒命的事实让他忍不住默念了几遍早知如此。

果然从一开始就不该接下这个单啊。

Draco在远远传来的断断续续的交火声中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停好了他的车——匆忙之中他开出了自己平时上班的那辆,拉好手刹,迅速跳出驾驶座,从后备箱拿出了他的MG3——还好,弹药充足。

他观察了一下眼前的建筑物,在左边靠墙角的位置发现了一个虚掩的侧门。Draco提枪走了过去,深吸了一口气,小心地打开了那扇门。

 

 

这个仓库面积很大,根据Blaise之前的报告,这里是Greyback用来藏匿毒/品的地点之一。Draco进去的时候枪声还没有停下来,但是依然离他很远。室内昏黄的灯光影影绰绰,Draco环顾四周,突然在右手边堆叠的木箱旁发现了一小滩血迹。一瞬间Draco感觉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他轻轻顺着血迹聚成的线往前走着,心脏砰砰直跳。

而当他终于发现躲在另几个木箱后的Blaise时,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血迹来自于对方的左膝。

Draco迅速地冲到了自己好友的身边,蹲了下来。

“Blaise!你怎么样。”他压低声音问道。

“Draco!”黑发的男人小声尖叫着,“我没想到你会来得这么快。我——我还成,只是不小心中了一枪,我已经做过了应急处理。”

“情况怎么样?对方有几个人?……等等,你在这里的话,那边是谁在打?”

“五个人。我也不是很明白发生了什么,似乎是我跟对方缠斗的时候突然冲进来了别的什么人,那两方话都没说就交火了。”Blaise喘了口气。

“什么身份知道吗?”

“离得太远看不清楚,但是另外一方明显训练有素,托枪的姿势也很专业,看起来不像是街头的小混混。——对不起Draco,是我大意了,我以为——”

“不必在意,你活着才是最好的。”Draco把枪别到身后,“你别动,趁他们没注意这边,我先帮你处理一下伤口。还能走路吗?”

“现在可能有点问题,不过我可以试试。”

“没事,不必勉强。我们先等一下,支援也在路上了,现在我的任务就是守护好你。”

而在两人说话间,远处的枪声好像慢慢消失了。

Draco暗示Blaise安静,屏息等了两秒,一些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他默默抓住了别在背后的枪,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然而对方并没有停下脚步,那些人径直路过他们藏匿的地方走向门口。他听见一个轻佻的男声说:“Greyback,我劝你省点力气,一会到了牢房里有你受的。”

“哦我亲爱的哥哥,你跟他废话什么,快点儿走吧,我巴不得离开这个鬼地方。”另一个声音断断续续说道,Draco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一时间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见过。

又过了一会儿,Draco确定刚才的人已经驾车离开,四周又重新回到寂静。

“Draco,你听到那些人刚才说的,牢房,你觉得他们会是警察吗?”Blaise深吸了口气,撑着墙壁勉强站了起来。

“你先原地别动,估计咱们的人也快到了,我去里边查看一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这也是为什么Draco两个小时后后蹲在地上如此无措的原因。

他走到仓库中心,地上横着四具穿着黑色长袍的男性尸体,四周墙壁上斑驳密集的枪孔显示出了这是场多么激烈的战斗。

他在其中一具尸体前蹲下身,想要查看死者的身份,却被另一件躺在地上的东西夺去了视线。

那是一条领带。

一条暗绿色的条纹领带。

那条领带Draco再熟悉不过了,Draco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缠绕在领带末端的银蛇。

四个小时之前,Draco曾亲手把它套在自己爱人的脖子上,他靠得如此之近,

甚至能闻到对方身上那熟悉的清爽型须后水的味道。

 

 

Harry从仓库出来的那一刻就开始惶惶不安,甚至比刚才交战的时候还要严重得多。

这份不安在他回家路上给Draco反复打了十次电话却都没有接通时加剧了。

当他空出另一只手摸向外套的口袋,却没有找到Draco送给他的那条领带时,那不安感终于达到了顶峰。

他喘息着从左边的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喂,Ron,你还在刚才的车上吗,你看看我的座位四周有没有掉的什么东西,比如一条领带什么的。……什么?没有?你确定?好,好吧,不,没什么要紧事,先挂了吧。……恩?什么?我也没注意,你让Hermione继续往下查,明天再商量。好,好,先这样。”

Ron说Hermione调录像时发现了当时仓库里除了他们两方之外的第三拨人,而以Harry当下杂乱的心绪,他好像也无暇考虑这方面的事了。

当挂上电话的那一刻,Harry心里的最后一点的希望也破灭了。

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层意义上的灭顶恐惧。

再一次的不告而别,弄丢了对方特意为自己定制的领带。

Harry突然觉得这一次无论怎样的婚姻咨询师都无法拯救他了。

 

 

10.

 

 

Draco的潜意识让他拒绝思索眼前的情况,在大脑做出反应之前,他的手下意识把那条染血的领带胡乱卷好塞进了自己的西服口袋里。

他原路返回的时候,Pansy派来的救援已经到了。两个人扶住Blaise往前走,另两个人快速跑过来护住Draco左右。

Draco对他们点头示意,看着他的手下把Blaise扶上了一辆黑色的面包车。

“我猜回去之后你会被Pansy骂死,你知不知道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已经带了哭腔。从小到大,也只有五岁时我说她的裙子黑漆漆地穿上像个老巫婆的时候她哭过。”

“……听上去好像也不是特别伤心的样子。”Blaise苦笑了一声,“别说我了,你突然跑掉又这么晚回家,好像你家里那位不会把你怎么办一样。”

Draco的喉咙一哽,“是啊……我就怕他不会把我怎么办呢。”

 

 

Draco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Harry已经回来了,他在车库里看到了对方的车。

他脱下了自己的西装,把这些连带着那条染血的领带,都塞进了车的后备箱里。

Draco进门后发现屋内黑漆漆的,他悄悄走到卧室前推开卧室的门,借着月光发现了双人床一侧鼓起的一个小包和枕头上的一个黑脑袋。

“Draco?”黑脑袋动了动,“……你回来了?你去哪里了?电话也打不通,我以为你在Diggory家。”

“明天再说,你先睡吧,我收拾下东西洗个澡,你的衣服呢,我明天帮你送去干洗。”

“啊,聚会上的那套我忘在了店里,你知道的,干活的时候我需要一身轻便的衣服。等我明天去店里拿回来。”

“好吧,好吧,你先睡吧,我等会就回来。晚安。”

“晚安。”

 

 

Harry早上起床的时候Draco已经不见了,这真是破天荒的事儿,鉴于Harry才是每天早起准备早餐的那个。

这样也好,他还是没想好该怎样跟他的丈夫解释他昨天为什么又放了对方鸽子。当下之际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去那家成衣店里再定做一条领带。

他不能对Draco说实话,这对于他俩之间本身就摇摇欲坠的婚姻关系会是致命一击,在气氛稍有缓和的昨天之后。(而且上帝啊,那绝对不是托婚姻咨询的福。)

 

 

“你看看这血迹还有没有洗掉的可能。”Draco是奥利凡德成衣店的老顾客了,从Draco大学毕业之后,那位专业得让挑剔的Draco都没有怨言的老裁缝几乎包揽了Draco所有的正装。

而当然的,自从Draco恋爱之后,金头发拽着他不情愿的丈夫来店里定制衣服也成了店主见怪不怪的一个奇景。

“我昨天下午刚刚亲手把它交给你。”Ollivander先生心疼极了,他颤抖地伸出双手握住那条领带。“你告诉我有没有24小时,有没有24小时。”看他激动的样子,Draco毫不怀疑如果对方手中现在有把匕首的话,那匕首一定会插进他的脑袋里。

呃,别难过Draco,看在交情的份上,也许捅的是肩膀呢。

“well,先别急着难过嘛。你确定这是我那条?你看这刺绣低端大部分都被血浸透了,万一是你看错了?万一你还卖了一条差不多的给别人呢?”

“说什么傻话,每一条定制的领带都是独一无二的,尤其是给你做的,我有多么用心你不知道吗?……唉,你,你这小子。”Ollivander先生越说越激动,他手里的拐杖用力地砸向地面,而每一下也像砸在Draco的心里。

他不知道是他的这场婚姻可笑一些,还是仍然抱着百万分之一的侥幸跑过来找理由自我催眠的自己更可笑一些。

“Ollivander先生?Ollivander先生?”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成衣店的前台处传来,Draco看了Ollivander一眼,示意他先出去接待客人,就让他在里间自己静静。

“Harry?你怎么过来了?你听我说,你丈夫他……”

“不不先生,您先听我说。”Harry急匆匆地打断他,“我知道我丈夫昨天让您帮忙做了一条领带,我想知道,您能不能帮我再做一条一模一样的,我,我有急用。”

“年轻人你先冷静点,不要急?领带,对是那条领带,可是Draco刚才还拿着那条领带来找过我……不是我说,你们年轻人做事情能不能稳重点,那领带上的血我的天……诶!Harry,Harry!你去哪?你丈夫他……”

 

 

Harry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着。

他应该认出那辆车的,当他把Greyback押送上组织的车时,他曾经无意瞥到过仓库外一辆露出了一角的白色Escalade,当时Harry没有在意,而现在看来。

Harry本该做梦都能认出那辆凯迪拉克的,车前的车牌号更是能够倒背如流,他曾经在一次倒车的时候不小心蹭掉了车头的一小块漆,车的主人甚至为此整整三天拒绝和他讲话。

往好里想,起码他现在知道从今早到现在Draco的电话为什么又总是打不通了。


TBC



评论 ( 16 )
热度 ( 198 )

© 李狗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