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狗蛋

宝贝儿,到Forth这来

DMHP丨以儆效尤 4.(史密斯夫妇AU)

1.           2.           3.


把两人的年龄往前调了一点,虽然我也钟爱#中年人也要谈恋爱#的设定(29岁不是中年靴靴


————————


4.

 

Draco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他把车停在车库之后,像往常一样将从大衣口袋里掏出的结婚戒指——完全不符合Draco品味的素银圆环——套在了左手无名指上。

他今天过得不好。目标人物是个不到四十岁的穿着花哨的女人,精明又难缠,Draco差点没有找到任何可乘之机。毕竟能劈腿三个小白脸而被丈夫买凶杀人的对象实在不会是什么善茬,即使Draco擅长扮演看起来无害的小白脸。

而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接到了来自Malfoy庄园的电话——在任务途中。

他的父亲一如既往般先假意问候了Harry,而不到三句话Draco就知道了父亲此次通话的意图。老Malfoy先生听说了那“离谱的”婚姻咨询,并再一次地,建议他们离婚。

“你知道我一直不喜欢他,Draco,你应该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姑娘。”

如何门当户对?对方也需要拥有一家祖传的杀手公司吗?

Draco把这句话咽回了肚子里。

“父亲,这件事就让我来处理好吗?”

“只是点微小的建议,做决定的还是你。毕竟我现在已经是退休状态,公司也留给你了——”Lucius Malfoy的声音一贯的优雅有礼。“——你知道的,如果我还当家的话,我绝不会让他和那小子结婚的。”

“……父亲,我听得到你在对母亲说什么。总之我会看着办,您跟母亲也要多保重身体。”Draco握了握拳,“我这边还在忙,替我向母亲问好。”

短短几分钟的通话足以影响Draco整天的心情。他整理好面部表情,摆出职业笑脸,朝着站在酒店门口等候他的女人缓缓走去。

 

Draco少年时代很长一段时间都活在父亲的权威之下,他尊敬那个男人,爱戴他又敬畏他,几乎对他的要求言听计从。

当年没有按父亲的要求选择法律而是偷偷在申请表上填了自己最喜欢的化学作为大学的主修专业,那仿佛已经是Draco第一次沉默的抗议。但即使是这样,在毕业之后,他还是不得不回到父亲的掌控之下。

家族需要继承者,公司需要经营,作为Malfoy家的独子,他必须负起责任。

Draco从来不喜欢负责任。说他软弱也好,无能也罢,他不情愿却又不得不卷进那些父辈的纷争,将自己的人生和上了膛的手枪,溶了氰化物的红酒,言不由衷的花言巧语,以及变成银行卡数字的人命绑定。而同Harry结婚仿佛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又或许是蓄谋已久拼尽全力的反抗,在父亲不再当家作主的那一刻,Draco相信他起码可以自己选择要共度一生的人。

一个普通的,没有行走在刀尖之上的,有着Draco最爱的绿眼睛和完美的蝴蝶骨的人。

即便这把他拉入了另一种责任之中,但Draco从来不想从这场美梦中醒来。

几天以前的婚姻咨询犹如一个猛然响起的警钟般敲醒了他,这虚幻的上帝赏赐的短暂幸福即将结束,留给他的将会是周而复始堆砌着无数谎言与鲜血的溃烂人生。

而Draco以他(未到而立之年就)饱经风霜的发际线起誓,他绝不想要这个。

 

 

当Draco踏进这幢两个人精心布置的房子时已然身心俱疲,几日来的冷战加上今天糟糕的经历耗尽了他最后一点心力。也使他突然意识到每晚踏进玄关时都能闻到的那股属于家庭的晚餐的香味是多么诱人。

不难发现系着棕色围裙的Harry依然在厨房里忙碌着。他的丈夫不但能做出最美味的甜点和咖啡,厨艺也丝毫不逊于Draco吃惯了的那些星级餐厅的大厨。

Draco情不自禁地朝着那个忙碌的背影走了过去,在那人反应过来之前从后边轻轻地环住了他。

怀里握着汤匙的人被吓了一跳,直到扭头看到一个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金色脑袋之后安下心来。

“让我猜猜看,你今天过得不怎么好?”

“岂止是不怎么好,简直是糟糕透顶。”Draco把自己的头往Harry的肩膀上蹭了蹭,“接待了一个非常刻薄的老客户,我一整天都在集中注意力阻止我自己把咖啡泼在她头顶。”

“那听上去果然糟糕极了。”Harry轻笑出声。

“谁说不是呢,我甚至连和你赌气的力气都没有了。不过顺便说一句,我还是没有原谅你那天恶劣的迟到行为,你绝对是故意的,Potter。”Draco的左手搭上了他爱人的腰,又坏心眼地捏了一把,他清楚那里是Harry的敏感带。

“嘿!Malfoy。”小个子男人的呼吸紊乱起来,“你确定要在这个时候耍流氓?晚饭呢?”

“我饿了,”Draco理所当然地说,“我在行使作为丈夫的正当权利。”

“不要在餐桌上,”黑发男人迅速地说道。“你确实记得上一次我不得不忍痛丢掉新换的桌布吧,灰色暗纹的那块。”

“看起来你是想要解锁新地点了呀亲爱的。”Draco轻佻地说。

“我认为我不是那个意思。”

 

 

DracoMalfoy时常会觉得自己十分幸运,毕竟不是每一个活在枪口之下的灵魂都能在生死攸关的路口一个左拐遇到他的命定之人。而有时情到深处,望着那双被情欲覆盖的双眼,他却不再确定自己是否还能继续扮演一个从善如流的撒谎师。


TBC


我感受到了一股蜜汁OOC之力,希望下章能扳回来。

昨晚抢到了喜欢的大衣 今早抽到了般若 下午收到申请学校的回复不用再战雅思了(意味着我终于有学上了

这一定是因为昨晚通宵赶稿攒下的人品。

↑所以这一章是拿我的血泪(和一次电脑死机没保存)换来的


评论 ( 2 )
热度 ( 176 )

© 李狗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