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狗蛋

宝贝儿,到Forth这来

DMHP丨恋爱里的人都是傻瓜

《匿名者》终于(各种意义上)完售了 

感谢认真负责的staff们

放下绿银本(是的绿银本的设定是四篇文8万字allBE)里的文

等主笔放《途中信札》的时候你们就知道我是个名副其实的甜文写手了👋


————————



Harry Potter讨厌魔药课,这也不是什么新闻了。

可他尤其讨厌那些必须两人合作且互为对方实验对象的魔药课。 

他对面站着一个多年同甘共苦如他手足一般的好兄弟,Ron Weasley。 

看来这注定是个多年手足一朝迫于外力(来自Snape教授的,显然。)相残致死的故事,Harry为此又哀叹了一声。 

不过好在他不是最倒霉的那个。 

Harry偷偷看了一眼身旁的Neville,他的另一个好朋友,Gryffindor最英勇的战士——也是本世纪最不擅长魔药学的人之一——对面站着那个本世纪最不幸的倒霉蛋。 

一向倍受Snape宠爱的Slytherin天之骄子,魔药课的一级优等生,Draco Malfoy,Harry那仿佛是从上辈子就开始结仇的死敌。 

死敌此刻铁青着一张脸,死死盯着眼前的坩锅,试图把自己从这可怖的现实中抽离出去。 

Harry突然喜欢上了这种随机结组的测试方式,老实说,还有什么比看到自己的宿敌比自己还不幸更开心的事情呢?

太过沉溺在这种幸灾乐祸中,以致于Harry突然一个手抖,差点误把放在桌子上的那些缬草梗也加进了自己的坩锅。 

“当心点儿,哥们,你对面站的是我,不是某个该死的食死徒,我的命握在你手里呢。” 

“你也是,Ron。事实上现在我们都不能给予彼此全部的信任了。” 

“这该死的魔药要毁了我们的友谊对吗?” 

“猜猜看?” 

Harry看着眼前这锅慢慢变成了深紫色的不知名液体,又看了看对面Ron那甚至已经无法搅动的粘稠物。 

“Snape教授确实说了如果操作正确这种魔药应该是无色液体对吧。” 

“也许?我只知道我们马上要毒死彼此了。” 

而旁边的二人组好像还没有出现什么大事故,Harry忍不住偷偷留意了起来。 

“你要先放这些蛇牙,Longbottom……别,别碰豪猪刺,让它们静静在桌子上呆一会儿。” 

“不,不是那个,你要放的是附子草,不是薰衣草,我不想假定你是个盲人,但是这两个东西除了颜色哪里一样?” 

“是顺时针搅拌两周半,我不明白这句话里的哪个字你看不懂,说真的,你看过书了吗?” 

谁能想到Malfoy对Neville还有这么和颜悦色的时候。 

不,虽然他依旧板着一张脸,可这也比平时面对Gryffindor的时候要好了很多。 

Neville下意识瑟缩了一下,他甚至越发手忙脚乱起来,这种酷似Snape教授的说话方式让他不舒服极了。 

而他眼前那锅魔药却好像在朝着正确的方向翻滚着。 

毕竟是Malfoy,Harry 叹了口气,忍不住又抱怨起了自己的运气。(Ron会原谅他的,他也一定在心底抱怨Harry。) 

“嘿,Potter,你是闲到无事可做了吗?” 

毕竟是讨厌鬼Malfoy。 

“如你所见,Malfoy。”Harry强打起精神回击回去。 

“要我说,有空关心别人,不如先管好自己。”Draco垂下眼,瞥了瞥Harry身前的坩锅。他的头甚至都没有偏动一下,腰背挺得笔直。淡金色的头发严丝合缝贴着头皮,岿然不动。 

“除非……你就是无事可做了。啊,怎么了,黄金男孩,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怎么能拯救这个世界呢。” 

“冷静点,Harry,他不值得。” 

Neville一把稳住了下一秒就要挥拳头的好友,Merlin啊,Harry真是恨死这些救世主之类的玩笑了。 

“Neville说得对,Harry,那蠢货不值得。” Ron白了Malfoy一眼,把Harry拽回了自己的坩埚前。

“这里的蠢货有很多,”Malfoy慢条斯理扫了一眼面前的三个Gryffindor,“显然我不属于其中的任何一个。”他甚至还在游刃有余地转动着搅拌棒。 

“你也就只有那张嘴。” 

“当然了,我只有这张嘴,或许还有一个脑子,那种可能你们从出生就没放在身上的东西。我就不过多打扰了,愿你们谋杀彼此时心情愉快。” 

Harry顿时泻了气。他望着眼前两锅冒着气泡的诡异液体,求助地看了Ron一眼。 

“呃,也许,我们去跟Snape教授求求情?……算了,我还是被毒死吧。” 

而在Harry和Ron以就义的表情喝掉彼此的魔药之后,好像也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如果Ron抱着肚子在原地滚了两圈不算的话。 

——显而易见Harry的魔药学要更烂一些。

而对于Harry和Ron没有至少暴毙一个这种事,Malfoy似乎表现出了夸张以及露骨的失望,就算是上一秒Slytherin刚输了学院杯也不过如此了吧。 

反观他和Neville这边,却没有任何情况发生。 

毕竟是Malfoy,Harry咬了咬牙。 

 

#

好在魔药课终于又一次有惊无险地过去了,没有人受伤,各种意义上的。

然而好像Hermione并不想让这节课这么快过去。

“说真的,你俩刚才又跟Malfoy吵什么呢,真是每天不吵不舒服,我离那么远都能听见Ron的声音。”

“Mione你也知道,Malfoy有病。”

“在Snape教授的课上跟Draco Malfoy吵架,你告诉我谁比较有病。”

“别这样嘛Mione,没被Snape发现就好。”

“Malfoy真是每天都能更加讨厌,可怜Neville了,被迫和他待了这么久。我的话肯定一分钟都忍不了。”

“……Harry你还能记得他比昨天的他更讨厌哦。”

“……Ron你闭嘴,我那是个夸张!”

Harry愤而从他好兄弟的盘子里又叉走一片培根。

“你们有没有觉得,Malfoy这学期比之前沉默了不少,是我的错觉吗?”

“你们不是依然天天都要和他吵架吗,尤其是你Harry,你管这叫沉默了不少?”

Hermione飞快地消灭了最后一块南瓜派,清了清喉咙。

“也并没有每天!谁整天没事可做跟他吵架玩儿!”

“就说前几天在草药课上你不也因为他故意撞了你一下就吵得停不下来吗?他看上去也是话很多的样子。”

“诶,我就不能做做Malfoy突然变成哑巴的梦吗?Merlin保佑,能有一天,他闭上那刻薄的嘴都好。”

Harry甚至默默许了个愿,虽然离圣诞节还有那么一两个月。

一个巫师,在魔法学校上了这么多年学,行行好,就也不要信这些东西了好吗。

——·——·——

为什么到了六年级以后Gryffindor跟Slytherin一起上的课反而更多了?学校难道不应该为了避免在这种课上死一两个人把宿敌的两个学院分开吗?

Harry左手托着下巴,余光撇向坐在他右后方的Malfoy,仿佛担心对方随时会抛来一个钻心咒。

似乎是察觉到了Harry的目光,在看书的金发男孩儿微微一哂,从书包里掏出张纸匆匆写了点什么,下一秒Harry的后背就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

是他神经过敏,Malfoy丢来的居然不是什么恶咒,只是一个纸团。

有那么一瞬间Harry想对手里这东西用一个燃烧咒,但他最终按捺不住好奇将纸团展开了。

“Potter,能不能停止盯着我看?是的我不瞎,你都快要把我盯穿了。说真的,我的变态追求者已经够多,不需要再加一个黄金男孩进去。”

……他拿到纸团的那一刻就应该烧掉的。

“我从不知道你除了是个白痴之外居然还如此自作多情,没人盯着你看Malfoy。”

而不知为什么大脑驱使着他写下了回复。

“如果一个人盯着你超过三分钟还不想承认,那他也就怨不得别人会多想些什么。不是很清楚你有什么毛病,但是现在停止这件事,你让我分心。”

“你没在看我,怎么知道我盯了你三分钟,天啊Malfoy,你居然还记时。”

“别岔开话题Potter,还是那句话,有什么想对我说的(比如一个表白*眨眼*),你可以忍到这节课结束。顺便提一句,你眼光不错。”

……他确实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打开!

Harry一瞬间把那几张纸条撕得粉碎,转头恶狠狠地瞪着几米之外的一个白脑袋。

坐在后边的男孩儿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一样抬起头,正好对上Harry的视线,他弯了弯嘴角,又低下了头,留给Harry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Harry也从来没有一次这么想把那张脸打烂。

 

#

接下来的几天里Harry表现得异常安静,既没有主动去招惹Malfoy,也没有回应Malfoy的种种挑衅,好像他已经忘记了不久之前那堂课上的小插曲。

——就跟他真能忘得掉一样。

Malfoy在搞什么鬼?纸条虽然已被Harry毁尸灭迹得彻底,但纸条上的字儿像是刻在Harry的脑子里一样久久也不能抹掉,这应该跟以往任何一场来自Malfoy的恶作剧一样,却让Harry觉得哪里有些不一样。

他抱着变形课课本独自走过学校西侧的长廊,长廊外几个Ravenclaw的学生三三两两分散在草地上闲聊。Harry不知不觉穿过了他们,第20次试图把Malfoy和他该死的纸条从大脑里驱逐出去。

突然一阵风声,紧接着“哐”地一下,Harry感觉自己的耳朵在嗡嗡作响,有什么硬得要命的东西砸中了他的脑袋,眼镜啪嗒掉在了草地上,连抱在胸前的课本也跟着脱了手。

“啧啧,瞧瞧这是谁,Potter,你怎么走路不看路呢。”

熟悉的声音,Harry甚至不用戴上眼镜就知道谁在说话。

Malfoy,他们刚刚还在Harry的脑子里见了一面。

当眼前的视线重新清晰起来后,Harry才注意到砸中他的是一个苹果,而事故的罪魁祸首,就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

Malfoy懒洋洋地坐在那颗高大的苹果树上,背靠着粗壮的树干,一条腿架在树枝上荡来荡去,他手里拿着另一个苹果,感兴趣地望着Harry,仿佛之前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Malfoy,你可真够幼稚的。我都怀疑你根本就没有十几岁。”

Harry捡起了摔在地上的书,抖了抖草屑,犹豫了片刻,又拿起了滚落在几步之外的那只苹果。

还是青色的,一看就不会甜。

“别这么说嘛小姐,难道你会被一只苹果砸死吗?只是来自你死对头的一点儿小小的礼物。”说着,金发男孩儿咬了一口自己手里的那只苹果,又夸张地舔了舔上唇。

Harry下意识咽了口口水。

“Malfoy你会下地狱的你知道吧。”

“Potter,我们是巫师,我们不迷信。”

不是第一次了,他想打烂Malfoy那张似笑非笑的脸。

 

——·——·——

“……然后,然后你们知道怎样,他居然嘲笑我身为一个巫师还迷信?他是故意听不出来那是气话吗!?所以说有时候我真恨不得直接就跟Malfoy打一架得了。”

“好了好了Harry,我们都知道你恨他了,说真的要不是知道你恨他,我会以为你爱他。”

“什——这是什么见鬼的结论Mione——”

 “你也知道Harry,我们来Hogsmeade也就两个小时,什么都没做,就听你抱怨了两个小时Draco Malfoy。”

“Ron你刚才还和我一起骂他。”

“那是一个小时之前的事儿了,一个小时前,兄弟。”

“哦我记不清了。”

“你知道吗Harry,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为什么不去三把扫帚坐一下,然后再慢慢听你谈论他。毕竟我们还有一天时间。”

“我不会再说Malfoy了,你们信我。”

“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Mione跟我去拐角的杂货店帮我选一只新的羽毛笔,原先那只真的破得不能要了。你可以先过去等我们,顺便歇口气。”

“……我说话并不会累。”

Harry目送他的两个最好的朋友脚步轻快地从他面前走远,转身走进了他面前的酒吧。

而当他还没坐稳凳子的时候——

“……啊,Harry Potter。”

Harry扭过头。

“……Speak of the devil。”

Draco Malfoy,天杀的还是便装的Draco Malfoy,就坐在他身边的吧台旁。

他刚才是瞎了吗?

今天果然不是个出门的好日子,Harry是不迷信的。

不过说真的,为啥Malfoy的便装,都要是西装衬衫这玩意儿,Merlin在上,他甚至还系着领带?

“从没在这里碰见过你,真巧,我以为我们的救世主每一秒都在忙着拯救世界,才不会来享受这些娱乐。”

“再说一次Malfoy,不好笑,以及我今天累了不是很想跟你吵。”

是真的,虽然不想承认,但之前两个小时的“Malfoy为什么如此令人讨厌”控诉大会确实已经让Harry精疲力尽了。

“明天就是魁地奇的比赛,我也不想惹是生非,你想喝什么?我请你。”

“……你为什么突然表现得这么友善,这是你的另一个什么诡计吗?”

Harry不动声色朝门口看了一眼,他那两个最好的朋友为什么还不出现?他真的不想一个人面对这只金毛雪貂了。

“是呀,我在想用什么办法拖住你让你错过明天的比赛呢。”说着Malfoy翻了个白眼,“我只是,今天不想吵,只有今天。”

“懂了,明天我们还是会如同Godric与Salazar一样争个你死我活。”

Malfoy居然也会翻白眼,这实在有违他的“体面”。

“嗯哼,正是如此。”Malfoy发出含混的喉音,朝Madam Rosmerta招了招手,“所以你到底要喝点什么?——放心,毒药已经备好了,喝下去五秒见效,全程无痛苦,让你走得安心。”

“Slytherin加10分,这真是太体贴了。——蜂蜜酒就好,我自己会付钱。”

“这么急着撇清关系,不喜欢魔鬼的馈赠吗?说到馈赠,那天的苹果你吃了没?”

“我看起来像是会吃经Malfoy手的东西的人吗?”

等到Harry说完这句话后,Malfoy突然静了一下。他低头喝了一口自己的那杯酒。

“说到酒,你知道吗?有好一阵子了,我私下里感觉你闻起来就是蜂蜜酒的味道,还一定要是热热的,冒着蒸汽的蜂蜜酒。”那声音就好像蛇一般钻进Harry的耳朵里,除了日常的讨厌竟还掺杂了些许暧昧。

“……恩?这是什么见鬼的转移话题。”Harry有些猝不及防。“不说别的,就算要选个酒,你的品位呢,就不能是什么高级点儿的威士忌之类的吗?”

“偶尔尝尝贴近大众的东西也不错啊。”Malfoy放下手里的酒杯,眸子的颜色层层洇染,一下看进Harry的眼睛里。

“这如此明显的搭讪语气是怎么回事?”

“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毫无疑问,你尝起来一定是热蜂蜜酒的味道。”他甚至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现在这句话毫无疑问就是调情了。”

“调情是需要两个人配合才能进行的,毫无疑问你在配合我。啧啧,Potter,看来你也没有你表现出的那么抗拒嘛。”Malfoy不断摸搓着自己的指肚,那细长而又温润的手指好像下一秒就在Harry的脖颈上了。

“Malfoy,是时候掏出你的魔杖了。”

“这么迫不及待呀honey?不过别担心,你有机会的。看看这双绿的要命的眼睛,哦,你的睫毛也那么长。”

“我觉得可以打住了。”

Harry一口气喝光了杯子里的酒,随意抹了下嘴角,“我看我们还是明天比赛见吧,我果然还是不能心平气和跟一个Malfoy相处超过十分钟。”

“因为脸红心跳吗?”

“……你确实知道你会下地狱吧。”

“明天见,Potter,到时候我们又是前世今生的死对头了。”

“Merlin作证,我们永远是。”

Harry扭头,留给Malfoy一个恼羞成怒的背影。

而当Harry正要走到门口的时候,Ron和Hermione突然推开门走了进来。

啊,他的两个永远“不会”错过关键时刻的好朋友。

“嗯?……Harry?你为什么一副要走的样子?”

“……Malfoy。”

说着Harry用手指了一下他的身后。

Ron和Hermione扭头就走。

“……等我一下好吗。”

——·——·——

“刚才那个女孩是Ravenclaw的,没有想到Malfoy还会和别的学院的女孩儿说话。”

Harry已经放弃问自己是第多少次和Malfoy在课上传纸条了。

“难道你至今没发现我的坏脾气从来就只针对Gryffindor吗?作为一个跟踪狂你还要加把劲呀Potter。”

“说一百遍了谁跟踪你。以及我终于想问问自己为什么还在跟你传纸条了。”

“既然否认了为什么连我跟谁说话都这么清楚?哦我知道了,就说嘛,你暗恋我。”

“……我现在选变态跟踪狂这个选项还来得及吗?”

“怕了Potter?就跟之前在球场上一样。”

“那明明就是个意外。你为什么故意摸我脖子?为了让我分心你也太豁得出去了,不过反正最后还是Gryffindor赢。说到魁地奇,我永远也不会输给你。”

“是呀是呀,说到魁地奇,我们的小Potter永远有讲不完的话。”

“你有什么意见,我也可以选择不跟你说。”

“哈,确实,我们今天到此为止吧。顺便,怕你想知道,我下课要去邀请我的心上人过圣诞节。”

读到最后这张纸条时,Harry心里一愣。

咦?Malfoy今年居然不回家过圣诞节了?

可是,管他干嘛。

Harry深呼吸出了口气,打开了摊在桌子上的课本。

直到教授宣布下课的时候他都没有再翻到这本书的其他任何一页。

 

#

Harry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教室,不知什么时候一个Malfoy突然堵在了他的面前。

“所以?”Malfoy站在Harry面前,他双手抱胸,背靠着墙,眼神飘来飘去,就是不肯落在Harry身上。

“所以?”Harry有些不明就里。

“……所以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过圣诞节。”Malfoy叹了口气,“我就不该指望一个Gryffindor会有脑子。”

有什么东西在Harry的大脑里爆炸了,他的心脏猛烈地震颤着,仿佛无数只蝴蝶在里边扑闪着翅膀撞来撞去,浑身的血液也在那一瞬间全部涌上了脸颊。

Harry做了一个深呼吸,这是他今天第二次尝试冷静下来了。

“这是个表白吗Malfoy?我不明白,你不是恨我的吗?”

“谁说不是呢,我依然露骨地恨着你啊。”

Harry小幅度地喘了口气。

“——可那和泡你并不冲突啊。”Malfoy低下头对Harry眨了眨眼。

哦,那表情实在是讨厌极了,Harry强忍着给那张脸来一拳的冲动。

他真的不想让Malfoy再继续得意忘形下去了。

可他听到一个低哑的声音轻轻地说:“好的,我们一起过圣诞节吧。”

——————

“你真的不跟我回陋居吗?你也知道,那地方永远欢迎你。”

“我一直相信这点,不过今年大概是不了。别那么沮丧,假期结束我们就又见面了。”

“我不沮丧,今年我又变成了Fred 和 George的重点关怀对象,我怎么会沮丧呢?”

“哦!亲爱的Ron,我的小弟弟。”

“Harry Potter,别学他俩说话。不过你一个人在学校真的可以吗?我只是有些不放心你,今年我和Hermione都不在学校,你一个人。”

“我不是什么三岁小孩子了,我自己可以的,去享受你的假期吧。”

在送别Ron的过程中,Harry有几次犹豫了。

一个合理假设,他之前是不是被Malfoy下了夺魂咒?

说真的,半个月前他们还差点在球场上拼个你死我活,怎么突然他就答应了Malfoy一个圣诞邀约?

哦那一定不是因为之后在几乎所有可能的(且奇迹般)没有人注意到的时间里他们开始持续地用传纸条的方式表达彼此的恨意。

到后来是不是恨意Harry也开始疑惑了。

所以他才会在平安夜的傍晚放任自己在约定好的地点等一个Malfoy。

屋外那场从清晨就开始下的大雪到现在都丝毫没有要停的趋势,Harry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已经穿上了自己最厚的大衣,并且是他翻遍自己的衣柜所能找到的最不会输给Malfoy的一件了。

他到底在拼什么。Harry思考了两秒,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脚步声。

“啊,Potter,你今天的打扮,真是又让我耳目一新。”

这个丝毫没变的讨厌语气,是Malfoy。

“而耳目一新的意思是?”

“关于‘一个巫师的品味到底还能糟糕到什么程度’的耳目一新。”

“说真的,我现在回学校还能赶上一顿平安夜大餐。”

Harry突然觉得,在那些你来我往的纸条上传递的绝对他妈的是该死的恨意。

 

#

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一步呢?

Harry站在Slytherin级长室的入口思考着。

 “所以你到底要不要进来。”Malfoy回过头,望着Harry的眼睛。“别害怕,我没有在我的房间里藏一只喷火龙。”

“我才不害怕龙呢。”

Harry抖了抖肩膀,甩掉身上的雪,忽略Malfoy揶揄的口气,踏进了这个他之前从未涉足过的地方。

“你应该怕。”Malfoy假笑着,绕到Harry身后关上了门。

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一步呢。

明明之前的晚餐和晚餐之后毫无目的在校园内的散步都寻常极了。

不寻常的是他们一言不合又在雪地里开始了赤手空拳的肉搏。

哦,这其实也应算是寻常日程里的一项。

等到两个人都从雪地里爬起来,Harry浑身已经湿透了,而Malfoy也好不到哪里去。

之后Malfoy提议去他的寝室把他俩弄干净,毕竟——

“我是那个有私人浴室的人。”

哦,级长好了不起哦。

于是一个Gryffindor就出现在了Slytherin级长的私人浴室里。

“你先去洗,我帮你把大衣弄干,这样你还来得及赶回狮子窝去。”

“如此体贴。”

Harry走进浴室把自己脱了个精光,打开了开关,花洒里喷出了热水,Harry舒服地叹了口气。

而当Harry快要把自己清理好的时候,有人敲了敲浴室的门,接着一个Malfoy推门走了进来。

“你进来干嘛?”那个人影一步一步靠近Harry,在他面前停下了。

“你没锁门。”Malfoy的声音低沉了起来。

“我来是想说,我忘记烘干的咒语了。你的衣服,我可能无能为力了。”Malfoy的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笑,他直直地看进Harry的眼里。

Harry应该讨厌他这样笑的,可此时此刻,Harry好像也并没有那么讨厌这个笑容。

“怎么办呢?我好像也不记得了。”他感觉嗓子里有一把火,烧得喉咙火辣辣地疼,连这简单的一句话,都说得不够清楚了。

Malfoy的脸上慢慢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真正意义上的微笑。他脱掉自己黑色的长袍,解开了一整晚都扣在最上边的那颗衬衫纽扣,走到了花洒下,走到了Harry的身后。

他悄无声息贴上了Harry的背,一只手滑上Harry的前胸,隔着被打湿的衬衫Harry感受到了对方的心跳。

Malfoy低下头,靠近Harry的脖子,呼气弄得他耳朵痒痒的。

“你应该害怕龙。”

Harry听见他说。

————

第二天的见面是尴尬的。

——可能只是Harry单方面这么觉得。

在Harry趁着连Peeves都还没醒过来的清早逃也似的离开Malfoy的房间后,他们再一次在早饭时候的相遇简直……

他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这不过又是寻常的一天。而坐在另一个学院餐桌上的金毛小子却频频朝Harry这边望来望去,生怕别人注意不到似的。

“你是不是眼抽筋了。”

早饭过后,Harry把那个讨人厌的金发堵在了去魔药课的路上。

“一如既往的粗俗,Gryffindor。”

“别总是看我,这样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我吸引的注意已经够多了。”

“怎么,我看我自己的男朋友还需要在意别人吗?”

“我答应做你男朋友了吗?不觉得我们进度有点儿快?”

“怎么,我昨天在床上的表现你不满意?”Malfoy揶揄地勾起嘴角,“可你的反应不是这么告诉我的。”

“我开始认为那是一个美好的错误了,感觉并不会有第二次。”

“你只要承认那是美好的就行,宝贝儿。”

这绝不可能发生第二次了。Harry摸着身上的鸡皮疙瘩想道。

 

#

“你果然不能心平气和跟一个Malfoy相处超过十分钟,不是吵架就是在做爱。”

“我们非要在你还在我里面的时候探讨这件事吗Malfoy先生?”

Harry在那之后第不知道多少次躺在Slytherin级长室的床上,思考着和一个Slytherin级长发展成这种长期恋爱关系他在其中又要负多少责任。

又或者,他刚才把裤子脱在哪儿了。

与此同时趴在他身边的金发少年叹息了一声,脸又在枕头上蹭了蹭,一只手臂搭上了Harry的腰,手臂上因为常年运动显露出好看的肌肉线条。

曾经在Harry最离谱又不可告人的幻想里,他的男朋友也不会是Draco Malfoy。

——撑死也只能走到炮友那步嘛。

“级长室果然是个适合偷情的好地方。”

“就算你不喜欢我装扮房间的品味,不喜欢那个大的离谱还反光的浴缸,我的房间也不应该得到这种夸奖。如今这世道为什么谈个恋爱都像在偷情。”

Harry的朋友们,甚至Ron,都不知道他陷入了一段莫名其妙的爱情里。

或许Hermione有所察觉,可他假装没意会到褐发姑娘那一次次的欲言又止。

他假装没意会到的又何止这一件事。

Harry不是没注意到之前的对话里那些你来我往的暗示和张力,他假装不懂,刻意忽略,甚至压抑了那些东西。

可Malfoy跨出的那一步让一切都变得不同起来,他其实没有Harry想得那样胆小。

“你要压死我了。”

Harry轻声抱怨着,转身侧躺过来,把脑袋整个埋进了对方怀里。

Malfoy假装没听见的样子,紧了紧他放在Harry腰上的手。

 

————

“你在吃什么?”

“气泡糖,苹果味儿的。唔,好甜。”

“我也要吃。”

“Malfoy你不是不喜欢甜食吗?我没拿多余的。”

“我不管,我现在就要吃。”

Malfoy紧紧盯着Harry的嘴巴,仿佛在暗示些什么。

“……别在图书馆耍流氓。”

“快点儿。”

Harry的脸变得通红,他飞快地凑过去,啄了一下金发男孩儿的嘴角,又快速地退开了。

“唔,的确好甜。”

Malfoy舔了舔嘴角,丢给Harry一个让他想打人的坏笑。

日子一晃过得飞快,且跟Malfoy变成他男朋友之前没有任何不同,毕竟Malfoy对他的态度也没有变得丝毫友善一些,他甚至还叫他Potter呢。

——就跟他曾经叫过人家Draco一样。

不过这并不会减少一点恋爱里的甜蜜,虽然是那种恨不得把对方嘲弄致死的甜蜜。

 

——————

 

“我们是多久没搞过这种聚会了?”

“自从上次为了庆祝魁地奇比赛赢了Slytherin之后就再没有了。”

“这么一看也没有很久。”

“别扫兴嘛Mione,人生除了读书和考试也需要有点乐趣。”

Hermione一向不喜欢这种所有人拿着啤酒围坐在一起,醉醺醺地做着一些愚蠢游戏的活动。

Harry就是那些醉醺醺傻笑着的Gryffindor之一,他将半个身子都靠在旁边的Ron身上,笑嘻嘻地揶揄着Hermione。

他左手边的Neville看上去还清醒着,坐在Neville对面的Ginny和Seamus又进入了新一轮的拼酒。

是的,不是久违的,Gryffindor的休息室里又迎来了一场充斥着各种低龄游戏和成人饮料的小型聚会。

啊,赞美伟大的友谊。

不过真心话大冒险可绝对跟友谊没什么关系,是谁把这该死的麻瓜游戏传过来的,Harry想好好和他谈谈。

在两次被迫脱光到只剩内衣和一次与Ron尴尬的亲吻之后,Harry忍不住诅咒起了他能想到的任何人。(无辜的Ron首当其冲。)

“啊,终于,Neville,这次你可逃不掉了。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呃,大冒险?”Neville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Harry。

“抽个签抽个签。”Thomas趁机起着哄。

“悄悄告诉你右手边的人一个秘密?”Neville木然地读着抽中的纸条上的字,随即扭头又看了看坐在他右边的Harry。

“……诶?这也算大冒险?这跟真心话有什么区别?也太便宜你了。”

“哈哈哈,Ron看上去好失望。”

“我也好失望哦,也不是很想知道Neville的秘密。”

“……Harry,我要和你断绝来往了。”

“如此无趣的大冒险,Neville你私下跟Harry说就好了。下一个下一个。”

看样子Neville要和很多人断绝来往了。

 

Gryffindor的休息室里一片寂静,这群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小战士犹如被击溃的童子兵,四仰八叉地歪在房间里任意一个角落,魔法和咒语全都被胃袋里的酒精置换成了酣眠和断片。

凌晨四点,没有什么人醒着。

除了Harry Potter。

他被酒精充盈的大脑还在努力消化Neville刚才说的话。

——是的,老实人如Neville Longbottom,即使大家都忘了惩罚这回事,即使所有人都醉得不省人事,输了就是要愿赌服输。

那个高个子现在也在一旁的躺椅上睡着了。

“……一个秘密,Harry,我最近确实有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这件事困扰了我好久。”

“……你确实记得几个月之前那堂魔药课吧,两人结组那次。我的搭档是Draco Malfoy,哦天杀的Draco Malfoy。”

“……有两个药材,我没按照Malfoy告诉我的顺序放,我放反了,该死的我那时候太紧张了。”

“……Malfoy说我不看书,其实那之后我确实去看了,如果按照那个顺序,我做出来的可能是迷情剂。”

“……说来好笑,这居然是我离成功做出迷情剂最近的一次。”

“……对我确实忐忑,毕竟喝下魔药的是Draco Malfoy,我害怕他出什么事,Snape教授绝对会找我的大麻烦的。”

“我暗自观察了他一段时间,Malfoy并没有什么反常的表现。”

“……我猜,是没有人碰到过原料,我拿取药材的时候都是带着手套的。你也知道,谁碰到原料,喝了迷情剂的人的爱慕对象就是谁啊,当然,按照书上说的,喝掉之前那人会闻到真正喜欢的人的味道。”

Harry突然想到,自己曾经不小心错拿了納威桌子上的一个药材,然后放了回去。

他的大脑在余醉之后钝钝地疼。

好的,这下一切都说的通了。

Harry不是多愁善感的人,而此时此刻他突然有一点发懵。

他应该哭的,可是又觉得有些好笑。

是啊,怎么这么巧。

怎么会这么巧。

那些长久以来悬而未决一直哽在他喉头的莫名忐忑与不安,往前他不知由何处起,这一刻却全都有了答案。

 

——·——·——

Draco觉得Potter最近在躲着自己。

看在Merlin的份上,他甚至对自己的任何挑衅都不再回应了,这可实在是太不Potter了。他怎么忍得住?

而每当他在私下的时间里想要跟Potter谈一谈的时候,那小子总有各种理由以一种我很忙的语气告诉他“一会儿再说。”

拜托了,他们真的在谈恋爱吗?他今天一定要抓住这小矮子问个究竟。

 

“你为什么在躲着我?”

“Malfoy你在开玩笑吗?我为什么要躲着你?”

“你当我傻吗?总感觉你瞒着我在搞些偷偷摸摸的东西……啊!你居然都不敢看我,你一定是背着我在搞些什么……你劈腿了?!”

“……不是我说,你们Slytherin的想象力都这么惊人吗?”

“不是,只是本少爷的推理能力比较卓越而已。少说废话,你到底在干嘛?”

“不说别的,你把这个喝了先。”

“这,这是什么?……解药?迷情剂的解药?”

“……”

“这是怎么回事?”

“你喝了它,我再和你解释。”

“平白无故的,我干嘛要喝这种东西。”

“你喝了再说。”

“你知道我是真心爱你吧。”

“我也爱你。只是以防万一,我害怕这是场梦,你喝了它,告诉我这不是梦。”

“这本来就不是梦,你为什么不能相信我爱你。没有什么万一。”

“你喝下它,我就信你。”

 

Malfoy沉默了片刻。

“Potter,我不知道你在恋爱中也会这么患得患失,不过我真的欣赏你为我歇斯底里的样子。”

Harry看着他从善如流地接过了自己手里的瓶子,把瓶子里的药水喝了下去。

“我从不怀疑我对你的爱,这东西喝与不喝我都是我。”

解药生效可能还需要两三分钟。

也是这最后的两三分钟了。

 

 

#

他浑身冰凉,试图握紧双手,却提不起一点力气。

“没什么解释的,就是这样。”

Harry闭上眼,感受着血液流经心脏,涌上头顶,烧的五脏六腑火辣辣地疼。

他变得浑身不自在,目光躲闪着不知道该往哪里放。说来好笑,什么才会让一个Gryffindor变得如此胆小。

他看到Pansy和Blaise朝这边望了过来。

是了,这也是他和Malfoy最后的结局了。

——所有那些幻想中的无数个可能里,他们最终走向的唯一结局。

他回想起了他的爱人砸中自己的那个青苹果,味道一如他所料般又酸又苦。

那两个Slytherin走过来了。

没时间了,他必须,必须立刻说出口。不管他愿不愿意,甘不甘心。

整个走廊仿佛瞬间只剩下他和Malfoy两个人,如同麻瓜电影一般的慢镜头,没有台词,没有动作,只有四目相对,只有让人想情不自禁地跟着哼出背景乐的大片寂静。

——还必须是莎翁悲剧级别的那种背景乐。

他咽了一下口水,嘴里的唾液像水泥一样坚硬。

“一忘皆空。”

 

啊,这该死的让人唏嘘的爱情。

这是他第一次念出这个咒语,完美程度甚至值得Gryffindor加20分。

 

——————

 

“Draco?你在这里站着干嘛?你刚才难道在跟Potter说话?”

“是啊,跟他有什么好说的,要不是他已经走远了,还真想跟他干一架呢。”

“我不记得了……我为什么要站在这里?奇怪,感觉好像忘记了好多事情。”

“你没事吧Draco?这不像你。你上一件记得的事情是什么?”

“上一件记得的事情?我记得……我在上魔药课,该死的我居然还是跟Neville Longbottom一起做魔药……咦?我为什么在魔药课上喝了一杯蜂蜜酒?”

“蜂蜜酒?从不知道你会喝那种没有品位的东西。”

“你真是越来越有幽默感了,Draco。不管这些,上课要迟到了,我们快走。”

“就来。”

 


THE END

 

 

嗨呀,总是在莫名其妙的地方玩梗

比如potter这个直男嘴上说着不要还是吃了那个苹果/蜂蜜酒/害怕龙等等等

还有写的时候主题是迷情剂嘛 14说你这个简直有毒迷情剂为何最后才出现 前边的伏笔呢???

我:恕我直言,魔药课和纳威,就是本文最大的伏笔

讲笑啦

告诉我你们看得出来这是个双向暗恋啊!!


评论 ( 43 )
热度 ( 568 )

© 李狗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