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狗蛋

宝贝儿,到Forth这来

-名字是当初玩天策随便起的 其实大号不叫这个(。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

DMHP丨给知更鸟唱首歌

(关爱冷圈画手,人人有责

—————————————


“不,不是这套,他看上去像在高级餐厅的大堂端盘子的服务生。”

“你是说连隔间都进不去的那种吗。”

“别打岔Potter。……不,也不是你手上拿的这套,他是要结婚,不是要出席Weasley的葬礼。”

“再说一次我为什么要答应和你结婚。”

Harry 猛地扯下挂在脖子上的领结,沮丧地叹了口气,顺便替Ron瞪了眼前人一眼。

“也许你爱我?我不知道。”

“我反悔了。”

“我从未见过只是因为讨厌选礼服就要取消婚约的人。夫人,请再帮我拿一下那边那一套好吗?”

“不,可能我只是讨厌那个把我套进一百套礼服的男人。”

“没有那么夸张,你再试下这身,我保证,这是最后一身。”

“真的最后一身?”

“是的是的,顺便说,我也爱你,亲爱的。”


———————


“我们为什么有这么多人要请。这该死的应该是个婚礼?又不是什么英国现存巫师集会。”

“也许我的婚约对象不是个战争英雄的话会好很多,你认为呢,救世主?”

“闭嘴,跟我想要一样。”

“而且不是我说,我现在有些担心Weasley会在现场和Pansy他们打起来了。我想要一场婚礼,而不是决斗大会什么的。”

“你这个提议很不错,我有些心动。”

“闭嘴。那么闲的话你来抄邀请函。”

“你才是那个夸耀自己花体字写得好看的人!”


——————


“哇哦,说真的,你竟然真的要和Potter结婚了。”

“所以这句话你是哪部分不信?结婚,还是Potter。”

“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说真的,Potter和结婚这两个词同时出现在一句话里我都要有点儿恐慌了。”

Draco忍不住朝Pansy丢了一只玫瑰,带好多刺儿的那种。

“嘿!你不能这么对待牺牲空闲时间帮你布置会场的挚友,你本来就没几个那玩意儿了。”

“附议。”从一旁经过的Blaise顺路偷了他女朋友一个吻。

“我觉得我能,你们两个最好也相信这一点。”

“话说回来,我们为什么不把这些活交给布景师,我甚至都用不上我的魔杖。”

“我不信任他们。这种事自然要亲力亲为。”

“啧啧,瞧瞧这个陷入爱情的傻瓜,没有什么比跟Potter的婚礼更重要了。”

“一向如此以及,我不介意我所剩无几的挚友再少一个了亲爱的。”

Draco低头找起了魔杖。


——————


“你是真心要和Malfoy那个混蛋结婚了吗。”

“假的,我只是贪图他的家产。”

“那我就放心了。”

“这么关心我,果真是我的好哥们。”

“必须的。不过认真讲,如果Malfoy敢欺负你……”

说时迟,Ron变出了一把剑。

“以亚瑟王的名义,你会替我将他斩于马下。”

“太感动了,我的兄弟。”

Harry动容地掏出并不存在的手帕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

“你们两个从刚才开始就演得好用力,少看些中世纪小说行不行。”

“不要叫停我们,我在享受最后能肆意妄为的单身时光。”

“你忘了今晚的单身派对了吗?而且我在尽力阻止你们只是试穿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礼服扯坏。”

Hermione把目光转向自己的男朋友。

“尤其Ron,你可是要做伴郎的人,人生头一次。”

“你偏心Hermione,我还是头一次结婚呢。”


“Malfoy会照料你的,而且我记得头一次这三个字不是这么用的,听上去你还要结很多次婚似的。“


“不说别的,我真的不可以穿一身骑士装去吗Mione,我都想了半辈子!”

“你的半辈子只有五天吗?如果你想被Pansy尽情取笑,我也不会阻止你的。”

“但Malfoy不会容许这种事发生。”

“哇哦,现在就已经夫唱妇随了哦。”

“我只是阐述一个事实。”


——————————


Draco Malfoy从未想过,他竟然真的能和Harry Potter走到结婚这一步。

不是说,他对这个人的爱情不够深。

但在最开始时他还没有料到,他对这个人的爱情能够深到打败一切。

他拥有的和认知的一切。


——————


“Potter先生,你愿意与Malfoy先生结婚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也许?毕竟我是如此深爱他。”



“Harry!你又讲错了词!这里只需要一个我愿意就够了!看在梅林的份上一个我愿意!彩排再来一次!还有Malfoy你不要傻笑了——”

“呃,我只是想亲吻另一位新郎而已。”


The End



(婚姻誓词考究不仔细 见谅 毕竟没结过婚

(一个心疼my茶的千字骗更 大家都要对画手好一点 冷圈珍宝有没有

(十月的毛也强行产出了!

评论 ( 11 )
热度 ( 287 )

© 李狗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