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狗蛋

宝贝儿,到Forth这来

DMHP丨不以物喜-Hooray I'm Gay

 

 

 

Draco Malfoy失恋了。

 不是那种“哦失恋算什么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可是Slytherin百人斩喜欢我的小伙儿排着队呢”的失恋。

 是“哦失恋算什么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被那个一想到就讨厌的救世主甩了吗等等我咽不下这口气——”那种失恋。

 “你就直说Potter是你这些年寻死觅活死皮赖脸找到的真爱得了。”

Pansy摊开手指,试着用非魔法的方式让新涂好的指甲油干得更快些。Draco恍惚间感觉那尖锐的墨绿色反着骇人的光,笔直地捅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结果真爱转身把他甩了。”

 “Blaise你能不能别说话。”

 而那死女人的蠢货男朋友竟然还毫不吝啬地补了一刀。

 

 ——·——·——

 

Harry觉得自己犯了个错误。

 他就不该试图跟Malfoy谈恋爱。

 “就说他是哪里不好,我看你这阵子也蛮开心的。”

 “哪里都不好,哪里都不好。而且别的不说,这个人实在是太——娘了。”

 “我以为你能区分出来讲究和娘的不同,毕竟它们还是有区别的。以及你们两个邋遢鬼就别一起互相点头赞同了,看着真蠢。”

Hermione望了一眼坐在桌对面无聊般往笔记本上瞎涂瞎画的Harry,忍不住偷偷翻了个白眼。

 “所以你还是没具体说出来他到底哪不好,半天只憋出一句Malfoy太娘了。虽然我依然不待见他,但是Malfoy娘这种事你我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了。”Ron摆弄着他的巫师棋,假装听不见Hermione在旁边“都说了那撑死算瞎讲究”的微弱抗议。

 “哎我不管,这种麻烦事儿你们就别再问了。”

 “瞧瞧你,明明是个gay,却是一副直男做派。”

 “定义‘直男做派’Hermione,我感觉你在歧视我。”

Harry对着女孩儿懒洋洋摆出了一个狗狗眼。

 “撑同志反歧视,麻瓜流行了这么多年的口号你不知道吗?“

 “……Harry Potter你给我闭嘴。”

Hermione正大光明地翻了个白眼。

 

 ——·——·——

 

Draco不想承认自己其实沮丧极了。

 说真的,是他做得不够好吗?

Potter在床上可没表现出来不满意。相反的,虽然那小子不太习惯叫出声,但偶尔憋不住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尖叫可都跟撒了糖似的。

 “没人应该承受这个Draco,”Pansy假惺惺地捂住耳朵,“我还不是很想知道你俩在床上是怎么玩儿的。”

 “你知道吗,他昨天来找我了。分手后第一次。”

 “我以为他是后悔了——嗨我怎么这么天真呢——总之我以为他是怀念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了。”

 “结果他来找我竟然是为了让我给级长室换个他不知道的口令?!就为了彻底断绝这关系——再说一次我怎么这么天真呢。枉我以为他是为了最近的情人节才来找我的——虽然我已经不记得是哪一天了,你说这像话吗?”

 “明天,情人节是明天。”

 “这位女士能不能认真听我说话。”

 “我在听啊,你不知道情人节是哪天,我告诉你,是明天。”

 “我不想知道。”

Draco委屈又做作地绞起了手指。

 “——拜托!做点儿男人做的事儿!你不是那种一恋爱就变成伤春悲秋少妇的人啊!”

 

 ——·——·——

 

Harry受够了每次偶遇Malfoy瞬间朝他摆出的委屈脸了。

 行行好,被占便宜的是那只雪貂吗?

 之前每晚在床上叫到变音的人是那只傻逼雪貂吗?

 第二天急急忙忙整理好被扯变形的衬衫,不得不一瘸一拐奔去和Ron他们吃早饭的人是那只活该被梅林诅咒致死的傻逼雪貂吗?

 他竟然真的好意思给Harry摆那一副委屈脸?

Harry感觉自己的魔杖在蠢蠢欲动。

 “你有什么毛病。”他听见自己对那只白毛说。

 “我做什么了。”

 “Slytherin的尊严在哪?”

 “大概变成金探子飞走了。”

 “Malfoy,”Harry叹了口气,“我记得我们好像上个月就分手了。”

  好了,雪貂又撇起了嘴。

  shit,那张瞬间垮下的脸竟然也依然如此让人着迷。

 

 ——·——·——

 

 情人节Draco竟然要一个人过。

 哦不好意思,你是说从没单过的Slytherin级长Draco Malfoy情人节竟然要一个人过?

 “——说好的百人斩呢。”

 “这跟那没关系!”

 从Pansy银铃般的笑声中(那邪恶极了)回过神来,Draco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三把扫帚里了。

 太棒了,他现在甚至变成了那种需要靠酒忘记忧愁的酒鬼了。

 ——不过好像他不是唯一一个这样的酒鬼。

 “Potter?”

Draco眼尖地发现扎在吧台上的一撮黑毛。

 “Potter?你为什么会在这?喂你还醒着吗?”

 “……嗯嗯,Malfoy?为什么梦里也要看到那个讨厌鬼。”

Draco觉得自己又受了一记神锋无影。

 “……讨厌鬼,……为什么还是总梦到……讨厌这样……”

 “……经常梦到我吗?”

 “谁说不是呢,每天都梦到。”

Potter顺手捏了捏Draco的脸,嘴角的笑让他整个人看上去都蠢极了。

 “所以为什么要梦到分手的人……不说到底到底为什么要分手!”

Draco忍住没有扒下在自己脸上放肆的那只手。

 “……讨厌这样……太喜欢太上心了……”

 所以这人就只是害怕谈正经恋爱也害怕负责任才跟我分手?

 梅林啊,谁敢说这个人不直。直男,绝对直男。

 而望着那双失焦的带着雾气的绿眼睛,Draco已经不想让自己再忍。

 他一把把还在迷糊状态手脚乱挥的小矮子扛上了肩头。

 挣动中Potter的嘴也从未老实过。

 “唔嗯嗯……Hate you,Malfoy。”

 “Likewise,darling。”

 

 ——·——·——

 

Harry久违地在级长室的床上醒来。

 “你别说了,千言万语就是想上床。”

 “昨晚你在床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那个傻逼竟然又露出了委屈脸,Harry的腰部传来一阵刺痛。

 他再次感觉到自己的魔杖在蠢蠢欲动。

 “哪个魔杖?”

 “……手里握的。”

 “所以是手里握的哪个魔杖。”

 “……Malfoy我累了不想说话。”

 

 ——·——·——

 

 三个月前。

  “什么什么,你要追Potter?你知不知道对你来讲他就算个超级大混蛋?”

 “没有关系我也是。”

 “Draco我知道你这些年一直对他不死心——没错我又不瞎,可他不是直男么?”

 “……没有关系我也是!”

 “……你是什么?我好像听见了个一辈子和你都打不着关系的词儿。”

 

 The End

 

 

【着迷地迷恋着娘炮黄暴攻X腹黑嘴炮受 恋爱里的人啊【不是


【涉及大量直男原型 【英文名儿是原型起的◝( ˙ ꒳ ˙ )◜
评论 ( 19 )
热度 ( 275 )

© 李狗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