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狗蛋

宝贝儿,到Forth这来

-名字是当初玩天策随便起的 其实大号不叫这个(。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

DMHP丨Stranger-陌生人


砂糖以及烂尾以及毫无意义永无止息的嘴炮
以及这是哭着被断网后一边看甄嬛传一边弄出的产物
———————————



“要我说,那小子会疯的。”
Ron趁机放下手里的羽毛笔,冲着坐在自己对面的Harry说。
“你说谁?哦Malfoy。”Harry头也不抬地赶着魔药学作业,似乎并没有把好哥们儿的话放在心上。
“必须得承认,Malfoy今下午的脸色实在太好看了。”
“没看到,我没回头。”
“然而那并不代表着你不在意。”
“帮我个忙,安静快点儿抄你的作业好吗。趁Hermione不在。”


Harry受够了每天见到Malfoy都要吵三吵的日子了。
拜托了,还能不能有点私人时间了,仿佛每天全副武装直到不管在什么地方见到Malfoy再对骂上一顿这天才会结束一样。
“你真的受够了吗?”Ron撕开金黄色的包装,往嘴里又塞了一块巧克力。
“这句话有很多种意思。”Harry无声地蹂躏着一张纸条,纸上的字迹清晰地显示这玩意儿来自某个金毛混蛋。
“里边包括一种‘我看你还蛮期待这个’的意思。”
“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了再和我讲话。”
“你只是不敢正视我的问题。”
“不不不,这次我真的受够了,”Harry顺手把纸团投进壁炉里,“是时候采取一种新的作战方法了。”
“瞧你,竟然都把这看成一场战争了。”
“闭嘴。”


Draco简直要惊呆了。
今天的救世主似乎和往日有点儿不同。
在Draco不知道第几次在路上对Potter展开语言攻击后,那个小矮子竟然毫无反应看也不看他一眼径直从他身边走过了。
“Pansy,他刚刚是故意没看到我吗?”
“往好里想,或许他只是终于聋了,或者瞎了。”
“没有什么能安抚我受创的内心。”
“瞧瞧你,别太伤心,不就是自己的暗恋对象终于受够了你蛇一样毒的嘴巴开始无视你了吗。”
“我并没有感受到丝毫的安慰。”


Harry没有料到同一天会偶遇Malfoy第二次。
在他终于和Ron费劲儿赶完作业之后。
“瞧瞧这是谁,我有这个荣幸偶遇我们大名鼎鼎的救世主吗。”
Harry保持着镇定,没有偏头看Malfoy一眼,跟着Ron继续朝休息室走去。
而Malfoy却好像不想这么轻易放过他,他一步拦在Harry面前。
“你聋吗,没听到我在跟你讲话。”
“不认识你,不感兴趣。”
站在前方不远处的Ron也没有料到同一天会围观到一个惊呆的Malfoy两次。


“非常有效的战术,这学期我还没见过Malfoy的脸变得那么臭。简直太爽了。”
Ron伸手扯开脖子上的领带。
“我能说什么呢,我从来不会让你失望的。”Harry顺势朝着他好哥们挤了个媚眼。
“停止恶心我。”
“我只是个在求夸奖的乖宝宝,你不能这么对我。”
“如果你明天对Malfoy也这么干,相信他永远也不会再骚扰你了。”
“停止恶心我。”
Harry把脱下来的校服长袍甩到了他好哥们儿的脸上。


Harry没告诉Ron,如果他真的给了Malfoy一个wink的话,Malfoy绝对会兴致上来回给他一个更欠揍的。
他想起这些天Malfoy拿来骚扰他的纸条。
说真的,没有任何雄性会把纸条折成纸鹤的样子。
纸条上的话大都还在可控范围之内。
不知道是以一个追求者还是变态跟踪狂的标准来看。
除了最后他扔进火里的那张——
“你只能为我张开腿,这没得商量。”
Harry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他不明白事情怎么就从争吵变成调情的。
也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告诉Ron和Hermione。


“Harry,你从没说过你更改作战方式的原因是那小子终于忍不住开始性骚扰你了。”
是的,他还是告诉了。
“别这么说Hermione,可能只是柜子太热了Harry想出来透透气。”
“我已经开始后悔四年级的时候把我的性向告诉你们两个了。”


“看看他,那双腌过的癞蛤蟆一样绿的眼睛,多么明亮动人。除了眼神根本不在你身上之外。”
“停止这个Pansy。”
在第五次收到“不认识你,不感兴趣。”之后,Draco觉得自己已经可以开始习惯了。
“从没发现那个四眼竟是如此动人,尤其是让一个Malfoy如此挫败。”
“你的站队非常明确。”


Draco永远不会习惯这个的。
在第六次收到救世主最近的口头禅之后,Draco忍不住抓住那细瘦的手腕,一把把人推到了墙角。
“不认识我?”
把人圈在怀里,望着那双挑战地瞪着自己的绿眼睛,Draco一把摁住了那人的腰部以下。使了点儿劲。
“你这里可不是这么说的。”
而眼前人突然扯出了一个狡黠的笑。
Draco一怔,突然想到了什么。
“你就是想逼我说出口是吗,你这个坏小子。”
“猜猜看。”
“我以为我说过了,难道这还不够明显吗?我爱你。”
“天呐,这个人终于说出口了。真是要感动得哭了。”
“所以我们能停下这件事儿了吗?”
Draco觉得自己的耳尖一定红透了。
“别说话,吻我。”
“等等,你刚才是摸狗一样摸我头了吗?”
“也可能是摸雪貂。”
“Harry Potter。”
“什么?不认识你,不感……喂!”


Harry不明白争吵是怎么变成调情的。
——大概是多久之前那酩酊大醉的圣诞节夜晚和这个烦人的小子顺手来了一发之后?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256 )

© 李狗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