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狗蛋

宝贝儿,到Forth这来

-名字是当初玩天策随便起的 其实大号不叫这个(。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

DMHP丨How to Kill Your Darling

   <TO POTTER>完售感谢 全文放出~


  Malfoy先生最近有点儿忙,几乎每天晚上都是在Harry准备入睡之前才回到家。

  至于在忙些什么……

  “Harry你知道的,一个部长总是会有些重要或不重要的事儿要做。”Hermione漫不经心摇晃着手里的酒杯,破天荒替那位她依然不太喜欢却感同身受的上司辩护了起来。“有些时候你可能也要体谅下Malfoy。”

  无论是忙什么,反正Malfoy先生已经忙到没有太多时间陪伴他的伴侣——Harry·前救世主·Potter先生了。而当下Potter先生除了窝在Malfoy庄园发呆好像也没什么好做——“不要忙着回傲罗司报道好吗Potter!你还需要休息!之前追击食死徒你受了多重的伤都忘了吗!?哦什么痊愈不痊愈的我还是觉得那是昨天才发生的事儿……我会让Weasley暂代你的职务,不要那么心急!”

  和大多数有个可爱伴侣的人一样,在对待所爱之人的事情上,一向傲慢又寡言少语的Malfoy先生总是有些话唠和精英男多少都有一点的歇斯底里。

  “我知道你赶着和那些人拼命,哦当然了,谁让你是伟大又无私的救世主呢。可你也行行好,为这阵子每天都提心吊胆的身边人考虑一下吧。”

  总是挑着眉拿Harry寻开心的Malfoy先生,即使这样也掩盖不了对爱人的关心过度。这不是个好习惯可有时也挺可爱的不是吗?

  当然,大概算是被禁足的Harry可一点也不觉得可爱。

  ——并且他当然也没有忽略掉Malfoy先生说这些话时翻的白眼。

  (说真的,一个Malfoy怎么能在爱人面前翻白眼呢。)

  距离那场打败伏地魔的战斗已经过去了十年之久,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十年。

  这十年间为了打击伏地魔遗留下的残余势力,魔法部差不多已由年轻一代的新人大换血。

  Hermione终于做到了副部长的位置,Harry和Ron也如愿进入了傲罗司,而最让人不可思议的就是那个Malfoy。

  身为卧底在最后一战中做出的突出贡献以及Malfoy家雄厚的财产堆积,让Malfoy先生成功在十年间跻身上位。不过说真的魔法部部长?Harry觉得这其中家财万贯才是Malfoy能够得逞的主要原因。

  而说到真正的不可思议,这个男人在战后对又成为单身的自己倾诉了压抑多年的爱意,并且自己还真的答应了和他在一起这件事,已经不能用不可思议,而是得用“你他妈的在逗我!?”来形容了。

  ——也并不是说Ron在Harry红着脸告诉他这件事的时候没有喊出这句话。

  爱情这玩意儿根本没法解释,Harry当然也不会承认大概在从前的什么时候自己也对那个Malfoy来过电。

  十年就这么磕磕绊绊地过来了,当男朋友终于磨磨蹭蹭变成了合法伴侣的时候,Harry依然改不过口地叫那人Malfoy先生。

  而那个依然张口闭口Potter怎样怎样的人对此表示,姓氏互称可不也是种情趣吗。

  ——也别提Harry当时红着脸大嚷我并没有那个意思这种事儿了,那是足以爆表的严肃害羞指数呀!

  但让Harry从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天他会瘫坐在破釜酒吧的角落里,像个小姑娘一样和Hermione抱怨着那位Malfoy先生过于膨胀的保护欲。

  或者你早就想到了,你只是不愿意面对罢了,亲爱的。

Harry决定忽略心底那个声音。他单手托腮,仰头又咽下一口酒。 “听到你嘴里除了埋怨他有多刻薄以外的话可真是难得。”随即又假装忧虑地叹了口气。“老实说,我并不是抱怨他冷落我,男人本就不需要随时都黏在一起。可是你瞧,他自己每天为了工作忙来忙去,我却闲在家里没事可做。一个月的假期已经足够,伤口也好的差不多了,我也不能这么闲下去了吧。”

  “而且不是说我不尊重长辈,但是整天面对着Narcissa听她嘲笑我的穿衣品味,真的也是件……很难熬的事情。”

  “哦小可怜,我对你最后所说的遭遇深表同情。”Hermione学着Harry的样子,也装模作样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肩。“但容我提醒你一句亲爱的,你那一个月假期里有二分之一的时间都是在病房里昏睡过去的,这也不是什么轻描淡写就能带过的事儿。啧啧,真该让你瞧瞧Malfoy当时的脸色,我估计在你恢复元气之前,他不会让你回傲罗司的。”

  “……我已经放弃说服Malfoy让我短期内回去复任了。但是,这也并不是说我不能找些别的事儿来做。”Harry眨了眨他的绿眼睛,无害的样子却让Hermione看得胆战心惊。

  “虽然不算是危险或者辛苦的工作,但我也没有让他知道的打算。听我说,我前些日子去了趟伦敦——”

  “什么?你什么时候偷偷跑去了伦敦?我甚至都不知道这件事!”Hermione夸张地小声尖叫着打断Harry的话,“天呐,如果让我们亲爱的Malfoy部长知道你背着他去了‘不得体且愚蠢’的麻瓜世界……那可真的有趣了。”

  “别嘲笑我了Hermione,我已经不试图纠正Malfoy对麻瓜世界的看法了,他能不再对麻瓜心存敌意就算种进步了。”Harry随手把酒杯放在桌子上,咽下了最后一口酒。“等等我们回到刚才的话题。当然如果我只是去伦敦玩儿了一趟那也没什么可说,但我在伦敦的某家剧院里,遇到了一位奇怪的先生。”

  “奇怪的先生?指的是什么?”

  “……自称是一个导演,问我想不想来拍他的电影。”

  “……我们Harry,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个可爱的小帅哥嘛。”一瞬的惊讶后,Hermione笑着揶揄自己的老友。“这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然后呢,难道你对此还有所回复?”

  “我……呃,我表示了对此很有兴趣然后和他找了个地方谈了一会儿……但重点是,”Harry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眼睛盯着放在桌上的酒杯,不敢对上Hermione的视线。“跟那位先生详谈后我发现,他要拍的是部……同志电影。……Hermione你不要乱喷酒这是我才换的衬衫!……啊不要用那种表情看我冷静点听我解释!”

  “冷静?!我要怎么冷静?!”Hermione被呛到似的咳了两声,这次可不是什么装出来的惊讶了。“我的好朋友兼魔法界的救世主脑子进水了想要去拍麻瓜电影!而且是同志电影?!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冷静……”

  “……是前救世主,你可以先小声一点,不要让我在这里就先被Skeeter的狗仔捧红。你也知道自从我和Malfoy结婚以后那女人就想发设法来挖我们俩的边角料。”Harry叹了口气,自我讥讽道,“救世主的爱情故事可真是个博眼球的好素材。”

  “你总是能让我惊讶,Harry。”Hermione揉了揉额头,试着镇定下来,看样子真的被自己的老友吓到了。

  “可你到底是怎么,算了,我改主意了,别告诉我,我不想听。我只想知道你跟我讲这件事是为什么打算。顺便提一句,我无法想象Malfoy听到这件事以后会有什么反应。”

  “所以我不会告诉他的。”Harry坏笑着把视线打进Hermione的瞳孔里,  “那位导演说这是个小成本电影,拍摄期也就20多天,我想我正好能借着这个时机散散心长长见识,不回去上班也暂时如了Malfoy的愿。当然了,如果他知道我在干什么是肯定不许我去的,所以身为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你有义务关键时候帮我打打掩护。”

  “……”

  “……我不是你最好的朋友之一,你只有一个最好的朋友,叫Ronald还是啥的。”

  “……Mione。”

 

 

 

  Draco结束今天工作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自从他坐到这个职位之后,每天总有做不完的事儿要忙,感觉上像是被自己推进火坑一样。

  Potter不在家。

  用脚趾头想他不是跟Weasley看球就是和Granger喝酒去了。——鉴于今天Granger准点下了班而不是如往常一样义务留下来继续在他耳边絮絮叨叨,和后一位出去喝酒的可能性更大。

  不难猜出这次Potter去找Granger谈心的原因。

  Draco知道Potter对自己的禁足令颇有些微词。梅林在上,那甚至不算禁足,他只是让Potter暂时休整一阵而已——在他又一次为了“世界和平”和某些不法分子拼了个头破血流之后。而且说真的,傲罗司也并不是缺他一个就不行了,魔法世界的居民可是有一大群忠诚又勇敢的人在保护他们,即使是一个Malfoy也得承认这点。

  Potter这一次受的伤格外重,虽然那人一如往常没怎么在乎,但是天知道Draco大汗淋漓跑进病房的时候心里有多害怕。虽说现在Potter的伤是好的差不多了,可Draco自己那担惊受怕的心还没痊愈呢。

  ——当然,当他把这句话当做暂时限制Potter回去继续拼死拼活的理由说出口的时候,他亲爱的容易冲动的爱人明显打了个颤,僵硬地抖落了浑身的鸡皮疙瘩,并顺手把Draco摆在桌上作为收藏的咖啡杯丢了过来。

  (那可是他最喜欢的杯子,感谢这个有魔法的世界。)

  Draco当然对自己爱人的能力有着十足自信,可是毕竟那人干的不是什么坐办公室的活儿,那种偶然想起就很后怕的感觉在某些时刻也曾令Draco坐立不安。最近几年伏地魔留下的残余势力似乎有扩大的趋势,虽说也不足为惧,但这确实让傲罗们的工作变得辛苦起来。

  暂时性的休整是合乎情理的,毫无争辩意义的命令与要求,是他作为上级对自己下属体贴入微的表现。

  ——虽然他通知Weasley这个消息并让Weasley暂替Potter傲罗办公室主任的职务时,那个愚蠢的红头发也曾拿夹私俩字儿狠狠甩了他一脸。

  非常愚蠢的红头发。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Draco今天从魔法部回来时夜已深,母亲早已就寝。他一个人坐在壁炉旁的沙发上,随意翻着某本讲述着神奇生物的书,顺便等待着未归的人。

  而Potter怎么他妈的还没有回来?

  到底是和Granger有多少说不完的话要聊,好像他们每个星期都没有约定好要见上一面一样。

  Draco把手里的书翻得哗哗作响,下一刻又猛地合上了。他从沙发上起身,打算去看看情况。

  这时,大门处传来了一阵响动。

  Harry回来了。

  在他详尽地告诉了Hermione自己的小心思之后,带着些心虚回来了。

  不知不觉就聊到了这个点儿,比最近Malfoy回家的时间都要晚得多,那位大概也已经睡了。

  Harry整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脱下外套挂在玄关处,轻手轻脚地打算穿过会客室……

  然后一眼看见了坐在壁炉旁边的一个白毛。

  “……Hi,Malfoy,我以为你已经睡了。”

  “或许你应该先看下表。”

  Draco合上前一秒又装模作样打开的那本书,慢悠悠从沙发上站起来,“不用我提醒你最近外边有些不太平,你的伤刚好,就这么晚回来?”

  他抬脚走到Harry身前,低下头看着自己的爱人。

  那双四下乱瞟的绿眼睛几乎可以让Draco肯定这人又打了什么不想让他知道的鬼主意。

  ——又或许只是晚归导致的心虚。

  Draco眨了眨眼睛,伸出一只手握住绿眼睛男人的手腕,指尖贴着那人的皮肤向下滑动到手掌,最后轻轻捏了捏对方的手心。

  他满意地看着眼前的人愣了一下,接着僵硬地抖了抖肩膀,靠在自己怀里小声说道:“好了Draco,回家这么晚我道歉,不要逗我了。”

  他的爱人总是这么害羞,和往常一样。

  ——不知什么时候起Draco爱上了这种比比谁的肉麻更能恶心到对方的游戏,包括言语,和肢体接触。

  大多数时候Draco都是赢家。没有办法,毕竟他的对手是个几乎将整个青春都献给战争的27岁依然不大会谈恋爱的男人。

  “不打算告诉我原因吗?”Draco几乎整个人赖在Harry身上,顺便低头蹭了蹭那人的脖子。

  “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也知道,不过是和Hermione聊得高兴忘了时间……”Harry干巴巴地解释着,还是不太适应过于肉麻的身体接触,但又舍不得推开这个白脑袋。“别闹了,好痒。”

  “不告诉我也没有关系。”

  Draco从Harry身上退开,就势用另一只手搂住了Harry的腰,并在爱人怔住之时嘴角扯开一个坏笑。

  Harry心头一紧,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而在他还没来得及从这个人怀里挣开的时候,Draco抓紧了他另一只手。浅灰色的眼睛罕见地笑盈盈望进绿眸子里,同时慢悠悠地把他的手举到唇边。

  这个人又要做些肉麻的事儿了。Harry空白的大脑里只剩下了这句话。

  Draco的视线一刻也未曾离开Harry的眼睛,在看到Harry放弃般的表情后他狡黠地眨了眨眼,并在Harry的注视下飞快地在自己的手上吻了一下,同时扯出了一个更大的笑容。

  ——恶作剧得逞的笑容。

  “Draco!”Draco愣了两秒才回过神的小爱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羞愤地红了脸,抬起手臂试图推开面前这个没脸没皮的人,却猝不及防被人吻上了嘴角。

  “外面可真够冷的,快去洗澡吧,别受了凉。”

  Harry红着脸从金发男人的怀里退出来,懊恼地盯着那人似翘非翘的嘴角。

  “你真是坏得不能再坏了,Malfoy。”

  “而你就喜欢这样的,Potter。”

  Draco对此回以一个假笑,转身先朝卧室走去。

  被留在原地的Harry抓了被风吹成鸡窝的头发,抬脚走进了浴室,并在浴室里长出了一口气。

  算是躲过了这次吧。

  ——别问他到底是躲过了审问还是别的什么。

 

 

 

Draco Malfoy忙碌的一天从他踏入办公室的那一刻就开始了。

最近接连有几次发生在不同地方的小型袭击,当然,在Weasley的带领下傲罗们轻而易举把那些人抓获了。几个食死徒余党,不足为惧。

当下Draco伸了伸胳膊,望着桌子上展开的那封信。

是几天前McGonagall校长寄来的。

两个月后就是战争胜利的整第十年了,严谨的老教授决定在十年之际给高年级的学生来次抵抗入侵的防御演习,想让Draco派几个傲罗来帮一下忙给学生们做些讲解。

居安思危是好事,可派谁去也让Draco犯了难。这对某些人来讲可是一份忙里偷闲的好差事,而对那些头疼应付精力旺盛的青少年的人来讲,就是种酷刑了。

而说真的Draco也不明白一个有“战争英雄Longbottom”做草药学教授的学校到底还需要别人什么讲解。

打断Draco沉思的是几声极其有规律的敲门声。

“Malfoy部长,这是傲罗司交上来的报告,关于上个月食死徒第一次袭击的总结。”

哦,推门进来的想必是他那态度不逊于女校长般严谨的副部长了。

“这都是一个月之前的事情了,怎么傲罗司的主任都不是Potter了,文字报告交得还是这么慢。整个部门难道就没一个擅长文字总结的人了吗?”

“……你明知道,是谁暂时在顶Harry的缺。”

“……哦,Weasley夫人,我道歉。”明知故问的Malfoy先生毫无诚意地向他的副部长致以真挚的眼神。

“少说两句吧,亲爱的部长大人。”Hermione忍住要翻的白眼,把手里的报告放在Draco的办公桌上,转身打算离开。

“等一下,Granger。”Draco却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叫住了已经走到门口的副部长。“就昨天Potter晚归一事,我大概有几句话要问问你。”

“……”

Hermione握住门把的手一顿,一瞬间大脑里万千思绪从四边八方涌来,想到了一百种那个不擅长说谎的人第一天就暴露了的可能性。

她深吸了一口气,在一秒之内冷静了下来,之后以一个最自然的表情转过身,假装好奇地看着她的上司。

“……万事通小姐,你这副求知脸是要给谁看。”Draco随手把桌子上的来信收进抽屉里,上半身微向前倾了倾,双臂支在桌子上,两手交叉拖住下巴,摆出了他那副一贯让Hermione完全不想看到的嘲讽表情。

“部长,这有什么好问的,我和Harry不是每周都会出去聚一下吗?以前也没见你问过我。”

“这次不一样,Potter上次受的伤刚好,回家就这么晚,再加上他不止一次抗议我给他放的长假。”

“通常无视当事人意愿的放假不能称之为放假。”Hermione条件反射为Harry抗议着,“所以呢,这和我俩的聚会又有什么关系?”

“我只是想知道,他有没有瞒着我打一些鬼主意。”

……看来并不是Harry露出了什么大破绽,而是Malfoy实在有些难打发。

“怎么会?Harry哪有闲工夫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他只是说最近有些闷,可能会多出门散散心吧。毕竟他的伴侣可是个大忙人。”Hermione不动声色地说。

“只是这种程度?”Draco忽略了Hermione的嘲讽,“我怎么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皱了皱眉,单手托腮,另一只手不断敲打着桌面,仿佛陷入了沉思。

“当然,他现在重伤初愈,哪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真的是这样吗?Granger你要知道,隐瞒上司并不是你应该做的事。”

“少来威胁我,我只是把我知道的说了,信不信在你。并且Harry是个成年人了,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需要你事事都为他考虑得这么细。”

“不是在这种时期。”Draco仿佛暂时相信了这些话,他低头看着Hermione交上来的报告,并对他的副部长挥了挥手,堵住了她刚要开始的善意的啰嗦,“没有别的事了,你回去忙吧。”

“好吧,那么我先出去了。”

身兼最好朋友情感顾问的副部长扭身推开了门,毫无说谎后的愧疚感坦然走了出去,脚下生风,小细跟“嗒嗒”的响声延续了很久。

而与此同时,Hermione在心底问候了百八十遍的主人公简单地跟Malfoy夫人打了个招呼,偷偷拿出他藏起来的麻瓜剧本带在身上,心情愉快地去某个号称要拍一部“文艺且富有内涵的同志电影”的剧组报道了。

 

 

 

不像Harry想得那样轻松,拍电影并不是个容易的事儿。

诚然这是个有趣的剧组,剧组里的每个人也都十分友善。Harry来到这儿的第一天就感受到了。

他顶着某个自己临时想到的化名,一有空就在剧组里游荡着。

小成本投资的40年代电影,没什么大腕,自然也没什么麻瓜媒体关注。

这一点也让Harry暗自庆幸着,没有媒体曝片场照就不被太多人关注,毕竟他还有个不好打发的人要瞒着。

不过让Harry没想到的是,跟自己有最多对手戏的,竟然也是个金发帅小伙,极富人格魅力的帅小伙。

等等,他刚刚是用了“也”这个字儿吗。

Harry整理了下自己刚脱下的戏服,在化妆台前站起身来,望着镜中的自己。

额头上的伤疤被他用咒语暂时藏了起来,两侧的头发短了很多,中间剩下的卷发让他整个脸颊看上去更消瘦了,化妆之后的皮肤显得苍白没有血色,以及还有……

又是圆眼镜。

Harry本来不想戴的,可是导演说了这是他饰演角色的设定之一。

AllenGinsberg?Harry没研究过几年麻瓜历史,之前对这位诗人知道的并不是很多。

但是Hermione知道。她总是知道。

而在向忙里偷闲的Hermione细细了解了这位故人让人唏嘘的生平之后,他也能更好地驾驭自己的角色了。

——但不是像今天这场戏啊。

Harry等化妆师帮他卸好了妆,低头走出了休息室,回忆着今天拍过的内容。

那是场吻戏,全剧唯一的一场吻戏。

导演临时加上去的剧本上并没有写的吻戏。

说实在的刚被导演通知有这场戏的时候Harry确实有点儿怕,而且毕竟他也不是专业演员,没必要为艺术献身到这个程度。

但已经拍了这么多,在这个时候说不做了却也不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该做的事。

且那位叫Dane的哥们儿真是一脸坦然,完全带着一个专业演员该有的素质,消除了了Harry不少紧张感,也让他不好意思再扭捏不安。

——其实也没啥可担忧的,毕竟对方也是个结了婚的人。

Fuckit,I’m Harry Potter.

Harry只得自我安慰着,夹带着一点儿忐忑不安,拍完了这场设定在河堤旁的戏。

期间忽略了来自整个剧组对一个27岁男人还纯情至此的嘲笑声。

并且在结束后,严肃请求了导演,在之后的宣传里不要放任何关于这段戏的剧照。

恩,非常严肃。

等到Harry已经移形幻影到Malfoy庄园庭院的时候,还在严肃地想着这件事。

天色已晚,Harry解开身上的混淆咒,抓了抓恢复了原样的头发,匆匆往房子的大门走去,他并没有看到庭院里和黑暗融为一体的一个身影。

而这时黑暗张口说话了。

“Potter。”

Harry吓得一愣。他停下脚步转过身,看到一个披着黑色大衣的人面无表情从阴影里缓缓走出来。

他的伴侣,他的上司,他现在最不想遇到的人,Draco Malfoy。

也只能是Draco Malfoy。

而此刻他的爱人就像真正从黑暗里走出来一样。Harry站在原地,暗自叹了口气,准备迎接一个看上去要兴师问罪的Malfoy。

为什么总是在这种心虚的时候被抓到。

而在他愣神的功夫,黑暗已经走到了他面前。眼前人常穿的黑色大衣也头一次让他有了压迫感。

“Potter,这么晚真是好巧哦。”一个站在自家庭院里望着自家伴侣的人说道。

“呃……Hi,Malfoy。你刚下班?”

“不要转移话题亲爱的,你去哪儿了?已经是这个月第二次的晚归了。”Draco握住Harry一只被风吹得冰凉的手,低头望着他。“并且顺便一说,对,我刚从魔法部回来,虽然已经这么晚了。”

“啊是吗?我们部长工作真是辛苦啊哈哈。”Harry无视了Draco最后的强调句,干笑了几声,试图打哈哈混过去。“我没有去哪儿,只是刚从Ron的公寓回来。”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去Weasley家你可从未这么晚回来过。到底去哪儿了?”

“真的是去Ron家了!Hermione可以为我作证的!”

“不要搞笑了Potter,你知道我的副部长是几点下的班吗?”Draco不耐烦地皱了皱眉,“你以为我是和谁一起加班到这么晚,快说实话。”他用另一只手捧住Harry的脸,直直望进那双绿眼睛里。

……Fuck.

Harry僵硬地扭开脸,试图避开Draco的眼睛。

“我要走的时候正赶上Hermione回家啊,我是跟Ron呆在一起直到刚才的。怎么,你不让我回傲罗司工作,我出门找好哥们儿你也要管?”

“……我不是不让你工作Harry。”Draco猝不及防被戳到理亏处,说话变得没有刚才那么底气十足了。他微微使力把Harry的脸扳回来,重新对上眼前人的视线。“我说你这些天怎么总是不在家,原来还是对我让你休整的决定有不满啊。”

“不,我可满意了。”Harry微笑着,移开了视线。

“不要这样my dear。”Draco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Harry的黑发,“我知道我最近太忙可能冷落了你,又不让你工作把你一个人丢在家里,是我不对,等这个星期结束之后你就回去工作吧,不要闹脾气。”

Harry站在原地默不做声,也没有想要推开Draco,庭院里一时间静了下来。

显然Draco也没有再追问下去的打算了,他单手揽住Harry的肩,低头亲上了Harry的额头,一路拖着还在闹小脾气的爱人走进了屋子里。

而Harry不想再发脾气了,他的戏份还有两天就要结束而他马上也要回到司里,没必要为了这些小事和Malfoy来次吵架,只要安全度过了这几天,之后的生活自然会回到正轨。

他显然太乐观了。

 

 

 

Potter回到傲罗司上班了,又一次开始了他出生入死的生活。

虽然Potter说这么讲未免夸张,可Draco自己可不这么认为。

此刻金发男人坐在办公室里,脊背一如往常挺得笔直,面无表情翻阅着各部门交上来的文件,心里却总是控制不住地想着坐在楼下办公室的那个人。

前些日子Potter确实有些地方不对劲,白天总是不在家,每次问他去了哪里都像早准备好似的随口甩出个地名,更别提未告知的晚归了。那次Draco甚至在他身上感受到了混淆咒的痕迹。

这次Draco完全对Potter最近的行为摸不着头脑了,而如果这人要是真想藏点儿什么事也很容易,毕竟他有个差点被分进蛇院的聪明脑子。

Draco知道Potter做事情有分寸不会乱来,和这个人生活了十年的自己对这个还是有点儿自信的,但是被蒙在鼓里的感觉确实不好受。

到底有什么事情是Potter这么不惜隐瞒自己还要去做的呢?他甚至说服了Granger那个死板脑筋帮他扯谎。

——哦当然,Draco知道他的副部长在扯谎,并且顺便说,Granger小姐实在是正直过了头,看看她在Draco问她Potter去向时那不自然的样子吧。

至于Weasley,Draco想这个红头发大概是真的不知道。

这时,门口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Draco的一个部下慌慌张张跑了进来,手里握着一份预言家日报。

嗯?怎么今天的预言家日报跟往常的有点儿不一样?

“部长!这是我今天上班路上碰巧看到的,你快看一眼吧!”

那位部下把报纸放在了桌子上,还没等Draco反应过来,就匆匆忙忙离开了。

……什么事?

Draco莫名其妙把视线从那个矮个子背影上收回来,低头看着眼前的报纸。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

一向以沉稳冷静著称的Malfoy先生瞪大了眼睛,快速地翻阅着这份报纸,脸上久违地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回忆起之前Potter种种的异常表现,一个不愿意承认的答案在Draco脑子里慢慢成型。

他猛地一下站起来,迅速抓起桌上的报纸,朝Hermione的办公室疾步走过去,完全丧失了以往的风度。

 

 

 

这是一份普通的麻瓜报纸。不寻常的是,它出现在尽量与麻瓜保持零接触的魔法部现任部长Draco Malfoy手里。

这是一份内容普通的麻瓜报纸。如果不是在其中娱乐版的某页上,某部即将上映的麻瓜电影放出的片场照上,出现了一张疑似魔法界前救世主的脸。

那根本就是Harry Potter。

即使这个混小子对自己额头上的伤疤施了隐藏咒,即使他改变了自己的发型,那双绿眼睛还是第一时间出卖了他。

没有太多人有那样的眼神。

更别提那副不知为何死都不摘的圆眼镜了。

——而他含情脉脉看着的那小子又是谁?!

为什么还是金发?!

他什么时候改名叫Daniel Radcliffe了Draco怎么不知道!?

“——Hermione Granger!”

“……什么?我不在。”

早知道事情终有暴露一天的Hermione几次试图把自己藏在桌子底下,只为了不必直面一个暴跳如雷的Malfoy。

——暴跳如雷和Malfoy这两个词儿放在一起真的很不搭。

不过在一个速来以挖苦人为副业的Malfoy脸上出现这种复杂的表情可也真是件好笑的事儿。

“我想听你解释一下。”Draco脸色铁青,深吸了几口气,尽力克制了想要大喊大叫的念头。

拜托,他已经够冷静了,换了是谁看见自己爱人出现在电影的片场照上,还和一个看上去人模狗样的演员这么亲密都会暴躁得无法说话的。

Draco不由在心底翻了个白眼。

“Granger,不要不说话,看着我的眼睛,解释一下。”

“Potter先生现在就在楼下,何必还需要我给你解释?你大可自己去问他。”

“你……!Granger你等我回头找你算账!”

Draco重重地在Hermione的办公桌上拍了一下,迅速转身走了出去。

“……部长,我帮你和Potter先生请半天假啊。”Hermione朝着那个金发的背影喊道。

Draco手里抓着那份报纸,迅速地下了楼来到了Potter办公室的门前,愤怒甚至让他忘记了敲门,他伸手推开挂着傲罗司主任门牌的门,看到了坐在办公桌后正在审查报告的Potter。

而Potter明显被自己吓了一跳。

Draco试图冷静了两秒,以正常步速走到了Harry面前。

这时Harry突然看到了Draco手里的报纸,愣了两秒神色一变。

“……Potter,告诉我,你没有瞒着我偷偷跑去伦敦。”

“哦,我没有瞒着你偷偷跑去伦敦。”

“你给我说清楚怎么回事!”被这句话彻底激怒的Draco重重把报纸往桌上一拍,深吸了几口气,望着自己爱人那双明显在心虚的绿眼睛。

而Harry看着好些年脸上没出现过这么明显的情绪的Malfoy,突然有点儿想笑。

一个气坏了的Malfoy。

看上去如此可口诱人。

此刻Harry身体里的蛇院因子蠢蠢欲动,他甚至想趁着这个功夫逗逗自己的爱人,毕竟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但是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Draco,冷静点,我们回家谈好不好,只是一个意外,我们回家谈。”

Draco不做声,以沉默表示了自己的愤懑和被爱人欺骗的不满,板着的脸看上去有点儿吓人。

Harry叹了口气,走到Draco面前,踮起脚亲了他一下,眨了眨眼,趁着Draco愣神的功夫主动拉起他的手走出了办公室,忽略了Draco “怀柔政策可不行”的毫无威胁力的抗议,在大楼底下幻影移形回到了Malfoy庄园。

而显然,回到家里的Draco也并没有打算理他,金发的男人随意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又顺手打开了一本书,无视了坐在对面看上去在绞尽脑汁想理由的人。

这个小坏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狡诈,竟然瞒着自己偷偷去做这样的事情。

不,Malfoy是开明的伴侣,他绝不会是因为Potter跟别人拍了麻瓜电影——还是同志电影——并且那么亲密地拥抱了就生气的,就是个电影而已嘛。他只是因为爱人欺骗了自己而生气。

真的是吗。心底有个声音微弱地响起来。

哦闭嘴。

Draco知道自己有错在先,毕竟限制爱人的工作确实有点儿不近人情,以任何理由为借口都是一样。而他自己近来由于公务繁忙,跟Potter的交流时间也大大缩短,他俩除了吃饭时在一起,就是在床上了。而床上的Potter真的也让他无暇想着谈论别的事情。

等等,Draco Malfoy,你这是要准备冷战的样子吗?

这时,一直坐在Draco对面的Harry说话了。

“Malfoy你干嘛不高兴,我跟你讲和我合作的演员还蛮帅的呢……”

——Potter不但情商一如继往的低,审美眼光也有待提高。

“……还有点儿像你。”

——好吧收回第二句话。

“尤其是那闪闪发光的头顶和发际线。”

——Potter我们需要好好谈谈你这话不一次说完的毛病。

活了27年和Harry Potter谈了10年恋爱的Draco Malfoy头一次感受到了来自魔法界救世主的恶意。

Draco一言不发,砰地合上了一直倒拿而Harry不忍心拆穿的那本书,一把拦腰抱起正在努力忍笑的绿眼睛巫师,恶狠狠地盯了他一会,抱着他走到他两人的房间前,抬脚踢开了门。

 

 

 

一个月后,傲罗司最不擅长和青少年打交道的Wealsey先生不知为何被派到了霍格沃兹,和他的老战友Longbottom教授一起,帮助McGonagall校长准备那场约定好的防御演习。

 

 

 

END

 

 

 

 

 

评论 ( 9 )
热度 ( 568 )
  1. Laur德哈研究中心 转载了此文字

© 李狗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