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狗蛋

宝贝儿,到Forth这来

-名字是当初玩天策随便起的 其实大号不叫这个(。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

DMHP丨匿名者(下)

——•——•——

 

 

 

 那位爱慕者第五次是跟着魁地奇比赛后嘈杂的男士盥洗室里花洒流出的热水出现的。

 

 “Wanna suck mydick?”

 

 梅林啊,那是块儿墨绿色的丝织手帕,用魔法写下的字儿自带银光闪瞎了Harry的眼,更别提在一旁只是来借个浴巾的Ron了。

 

 “我猜的没错,他不但是个男生,还是个大——变态。”

 

  Ron在隔壁隔间里拼命冲洗着自己的脑袋,试图忘记些什么不好的回忆。

 

 “而且——”Harry用两个手指捏起那块看上去昂贵无比的绿色布料,“他果然是基得不能再基了。”

 

 “这话说得就跟你不是个gay一样。”

 

 “Hey come on,我可不会像个小姑娘似的用这种东西来传达口信。”

 

 “小姑娘可写不出这种口信——哦 merlin!别再让我回忆起来。”

 

 “快给我穿好你的衣服,我们是留在这里的最后两个人……Malfoy?”

 

 ……oh,Malfoy。

 

 而这句话其实也可以约等于 “oh shit”了。

 

 “……Potter。”

 

 一个发丝上还滴着水的Malfoy正低头看着他,带着点儿Harry并不能看懂的莫名情绪。

 

 好吧,让Harry唯一有点儿庆幸的是,他不是一丝不挂的那个。

 

 这样一会儿扭打起来的时候,起码他不是那个最难堪的。

 

 “我并没有一丝不挂,我围着浴巾呢好吗。”

 

 ——就跟那能好多少一样。

 

 不过Harry突然想问问自己为什么在用脑子扒光眼前的金毛并且意淫了他一丝不挂。

 

 说实在的,Malfoy怎么能有腹肌呢。

 

  Harry忍不住低头戳了戳自己肚子上的软肉。

 

 而那个真正没来得及穿上一件衣服的人,低下头小声骂了句街。

 

 

 

——•——•——

 

 

 

 “再说一次,那天我没有跟Malfoy抱在一起干。”

 

 “哦,就跟我没看到你俩要把对方盯穿的眼神一样。”

 

 “也许我只是想拿把刀捅穿他。”

 

 “也或许是拿些别的什么。”

 

 “……嗯?别的什么?”

 

 褐发姑娘把一摞书放在桌子上,甩甩袖子在二人身旁坐下。

 

 “Hermione不要听,我跟你讲,这个人好变态哦。”

 

 “……HarryPotter,你怎么好意思说我。”

 

 “我不是那个讲色情话的人。”

 

 “而你是那个真刀实枪的人。”

 

 “我没——”

 

 “……够了,我们换个话题。”

 

 褐发姑娘看上去要把有砖头那么厚的书砸在两个青春期男孩儿的脸上了。

 

 而此时图书馆的大门口出现了一个披着墨绿校服长袍的金发Slytherin,衬衫一如既往系到了最上边的那个扣,严丝合缝地贴着那人的脖子。

 

  Harry下意识觉得喉头一紧。

 

 而那人看似无意经过Gryffindor三人组的时候,默不作声地送给了黑发男孩儿一个wink。

 

 “Holy shit,Harry Potter,我的眼睛真的要瞎了。”

 

 “……而在我不知道的什么时候,为什么Harry跟Malfoy搞在一起了。”

 

 “别说搞在一起那么难听诶……等等!并没有搞在一起好吗?!”

 

 “得了,跟我会信一样。”

 

 对于Harry跟己方的宿敌搞在了一起这种事儿,Ron好像是接受得最快的那个。

 

 甚至比Harry三年级偷偷告诉他自己是个同性恋接受得还要快。

 

 ……等等,而他们说,恐同即深柜。

 

 够了Harry Potter,停止你的神经病脑洞,你最好的朋友要打你了。

 

 话说回来,Harry当然会回想起那天的事儿。

 

 而跟Ron想的不太一样,拿别的什么捅死对方的,并不是自己。

 

 

——·——·——

 

 

  Ron在两个人的对视下骂了句匆匆穿好衣服跑掉了。

 

 该说他不够义气留自己一个人面对宿敌呢,还是说他体贴呢。

 

 毕竟两个人对视里的性张力满得都要溢出来了。

 

 毕竟Malfoy开口的第二句话是“停止要把我扒光的眼神,Potter。”

 

 而在Ron跑掉之后,那个金毛的傻逼一步凑近到Harry面前低下头,抬手捏住Harry的下巴,薄薄的嘴唇凑上Harry通红的耳朵。

 

 “毕竟,应该是我扒光你。”

 

  Harry不太记得那天的细节了。

 

 不太记得那些在耳根旁细碎的亲吻,不太记得那些沿着他脊柱不分轻重的抚摸,不太记得抵在他下腹坚硬的触感,不太记得本来完好穿在身上的衬衫撕裂的声音。

 

 “嘿,那是我最喜欢的衬衫。”

 

 “我永远懂不了Gryffindor的烂品味。”

 

 而他记得那丝织的触感。

 

 在要爆发的最后一刻身后那个变态拿细长的手指捏住了Harry的分身,随即他感到一块丝滑的布附在了那上边。

 

  Harry猛然醒悟过来。

 

 那莫名熟悉的花体字,娘儿们兮兮会扇动翅膀的纸鹤,以及……绿和银。

 

 而下意识把这些和其他庞大数量的爱慕者分别开来的自己,是不是潜意识里早就猜到了它们的主人是谁?

 

 身后的人近乎粗暴地撸动着那块儿绿色的布,直到一些其他白颜色的东西粘在了上边。

 

 他舔了舔黑发男孩儿因为情动而微张的嘴角,

 

 “看看谁现在像个小姑娘。”

 

 

——•——•——

 

 

 而直到现在的还未停止的某个时刻,Harry依然拥有着那位擅长dirtytalk的匿名者。

 

 所以并没有抱在一起干,是个背入式而已嘛。

 

 

 

 

【献给不嫌弃我的渣文勇画插图的茶渣太太(什么鬼 】


评论 ( 6 )
热度 ( 291 )

© 李狗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