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狗蛋

宝贝儿,到Forth这来

DMHP|匿名者(上)

 

 

 

  Harry Potter有个秘密。

 

 从之前的不知哪个时刻开始,他拥有了一位擅长dirty talk的爱慕者。

 

 不不,事实上这件事儿是众所周知的。

 

 而他的秘密是,比起在公众面前表露出的厌恶与无可奈何,他好像还,蛮喜欢这件事儿的。

 

 

 

——•——•——

 

 

 

 那位爱慕者第一次是以海德薇拍打翅膀的形式出现的。

 

 “请让我亲吻你的脚踝。”

 

 羊皮纸上的话莫名又突兀,没带什么色情词儿却让人忍不住地红了脸。

 

 这不是Harry第一次收到他的爱慕者们的来信了,通常情况下他都是在Ron的调笑中默默把这些信收起来,放在随便某个自己可能再也想不起来的地方。

 

 “再说一次信里写了什么?天,从某方面讲这可真够变态的,而这个人甚至没有署名。”

 

 身旁的Ron一直试图把自己套进那件有点儿缩水的旧毛衣里,闷声闷气和Harry交谈着。

 

 “是的,她没有,或者是他。”

 

 “而想到做出这种事儿的还有可能是个男的,我简直要更不适了。”

 

 “Ron,我从不知道你还歧视同性恋。”

 

 “我没有,我只是歧视变态。”

 

 “而他们说,恐同既是深柜。”

 

 “你不要以为我是个巫师就不知道深柜是什么意思。”

 

 两个人快速收拾好东西,一边嘴炮着彼此一边朝要上课的教室跑去。

 

 而在McGonagall教授的凝视下坐到座位上的时候,Harry才意识到他手里还抓着那封信。

 

 哦上帝啊。

 

  请允许他用麻瓜的方式感叹下。

 

 

——•——•——

 

 

 

 那位爱慕者第二次是伴随着魔药课上坩埚里蒸腾的雾气出现的。

 

 “我想舔遍你的全身。”

 

  Harry不知道这张纸条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的口袋里的,而那似曾相识的花体字再一次让他感到了些微的脸红。

 

 岂止是些微的脸红,这简直比上次要露骨了一百倍,Harry整个人都要随着翻滚的魔药冒起烟了。

 

 纸条被折成了纸鹤的形状,说实在的,如果写这玩意儿的不是个女生,那他可真是基得不能再基了。

 

 “Potter先生,我假设你确实专心对待了这一锅我也不知道应该把它们称之为什么的东西,不幸的是你为你的努力赢得了一个D。”

 

  Snape的嘲讽和从几个座位之隔传来的Malfoy例行的嗤笑都没有让Harry回过神来。

 

 他的手心微微地渗出了汗,在对上Ron关切的目光时也只是堪堪移开了视线。

 

 而在下课的那一瞬间他胡乱收好了课本,对Ron和Hermione丢下一句“先走了”后,歪歪扭扭跑出了教室。

 

 是的,他简直是落荒而逃了。

 

 而依然的,手里捏着一只纸鹤。

 

 

 

 

 

 



评论 ( 6 )
热度 ( 274 )

© 李狗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