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狗蛋

宝贝儿,到Forth这来

DH丨Satisfaction-物尽其用1(风月俏佳人AU)

※年更文手的……千粉福利?

※Pretty Woman AU

※顶风做/爱

※可以配合BGM食用 我好喜欢这首歌

※题目……是个不隐晦的黄/色双关

简介:Blaise给Draco开了个小玩笑,他把Draco的个人资料挂到了专门为巫师服务的高级应召网站上,没想到招惹来了一个戴眼镜的。

 

—————————————————— 

 

第0天

 

  这不是一个好主意。Draco阴郁地想。

  他有试着猜测过事情的走向——是啊,这种小打小闹,再糟糕能糟糕到哪里去呢?

  但当下的发展可是他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别看我,我不是那个非要逞强做一些无意义的打赌又输掉游戏的人。”

  Pansy双手抱胸,跟Draco保持了适当的安全距离(介于不熟同事与路人之间的某个标准),把自己隔离在她最好朋友的怒火之外。

  “你再站远一些,我们来喊话吧。”Draco有气无力地看着黑头发小姐唯恐避之不及般又往后退了一小步,“要不要我现在给你寄一封吼叫信?”

  “别灰心,Draco。仔细想想这事儿也没有太糟糕,”Pansy看了一眼金发男人铁青的脸色,“我是说,谁能料到呢。一开始我竟然还以为这不是一个好主意。”

  Draco已经没有心情去回击Pansy的幸灾乐祸了。

  这已经不是没有多糟糕的程度,这是比最坏更坏的情况。

  “是啊,谁能想到呢?我们居然中了头奖。”Blaise坐在Draco新租好的公寓里唯一一张躺椅上,他看上去要比自己的好友轻松得多。“谁能想到光凭一个愚蠢的打赌居然就这么巧合地让我们的Malfoy先生能再次跟他的梦中情——呃,我是说敌人,重逢了呢?”

  “谁能想到大名鼎鼎的救世主不仅性向不明,而且还寂寞到悄悄在社交网站上寻求男性高级应/召?”

  “再一次,别看我,我也不是那个把你的个人简介——还是假名——和联系方式放到Assio*网站上的人。”

  “——且联系方式竟然是个真的邮箱。”Blaise接过Pansy的话,他根本没有遮掩从开始就挂在嘴角的笑意。“我都不知道这两个名词哪个会让Draco更暴躁一些,是麻瓜电器?还是应/召?”

  看着仅有的两个挚交忍笑到面目全非的表情,Draco突然觉得半个月前那么迫切想要回英国的自己真是太天真了。

 

 

  Draco回到伦敦已经有一个星期了。

  最后一战后,因为某些诸如Malfoy夫人和Draco在战时倒戈之类的原因,Malfoy家族没有受到太过严厉的处罚,不过这也不代表没有惩罚。除了Malfoy庄园被魔法部收回之外,Draco作为Malfoy家的独子,选择独自承担剩下的所有责任,以义务实习治疗师的身份被派遣到Ilvermorny校医院进行交流学习,为期五年,没有假期。

  表面上说是学术交流,倒不如说是一个免费的底层劳动力更写实些。不过Draco在Hogwarts时魔药学成绩就是全优,所以他也并不觉得这是份多艰难的任务。而且魔法部承诺五年之后他们可以既往不咎,回国后Draco甚至能在St Mungo's谋得一份好差事,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Draco刚到美国的时候因为口音和过去的身份没少受苦,且不用那些时常拿异样眼光看他的同事提醒,左手前臂上那已经不复存在的黑色图腾仍然每一天都烧得胳膊隐隐作痛。

  讽刺的是,他曾经是个食死徒,这个身份跟他过去十年的人生紧密地纠缠在一起,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辩驳的既定事实,现在他却出现在应该救死扶伤的地方,和一群大概是最有责任感的人工作,这一点Draco自己也没有想到。

  当然,更多的问题还是口音问题。一开始,除了在医院里给负责自己的医师打下手,他几乎不与其他人交流,Draco不怎么出门,也曾一两个月没有张口说过话。好在每个星期他的猫头鹰会跨过整个大西洋带给他本周的预言家日报,才让Draco的生活过得没有那么无聊。

  后来情况变好了一些,日子一点点过去,战争在人们的记忆里留下的阴影被各种日常琐事冲淡,Draco也因为工作认真极少抱怨,从不遮掩自己曾经的身份且十分热衷于自嘲而渐渐被周围的人接纳,他甚至在美国交到了几个不错的朋友,能一起出门喝酒的那种。

 

 

  在第四年零九个月的时候,Draco觉得自己差不多到极限了。他从没有离开一个熟悉的地方这么久,也从没有独自一人在异乡的土地上胶着这么久。最后的几个月他不间断地跟父母和几个朋友保持着通信,可文字并不能慰藉孤寂与思念之苦分毫,他迫切地想要回到英国,回到他的故土,回到他熟悉的人的怀抱。

  Pansy在信里说希望Draco能尽早地回来,她跟Blaise会为好友准备一场私人的欢迎会(“算上你一共三个人。”)。——那可真是够私人的,毕竟现在还愿意跟一个前食死徒保持私交的人已经不多了。(“除非他们自己或他们的父母也是前食死徒。”那位小姐在信里体贴地提到。)

  Draco回到伦敦的时候还没到雨季,天气少见地怡人。他带着行李先去魔法部打了个招呼,一口官腔的中年男子给了Draco一个月的假期和一叠让Draco眼花缭乱的表格,让假期之后直接去医院报道。Draco望着申请单上治疗师的头衔,去Malfoy家现在的住址拜访了父母之后,扭头在St Mungo's临街的地方租下一套单身公寓。收拾东西的时候却把那些乱七八糟的身份确认表格和他这五年收集整理的报纸杂志一起扔进了办公桌最下边那个抽屉的最深处。

  即使依靠魔法的帮助,Draco还是花了两天时间才整理好他新租的这间公寓——也可能是因为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纠结这个收藏到底摆在柜子的第几层诸如此类的问题之上。而在第五天的时候,他的两个朋友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来拜访了。

  “——说好的欢迎会为什么却是在我家呢!”

  对于带着各种Draco以前喜欢的酒真的不请自来的Pansy和Blaise,Draco好像也没有什么力气发脾气了。

  但他还是有力气喝酒的。

  他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为了他终于逃离了那个苦海,再一次和自己的亲人朋友相聚?

  为了他熬过了最难熬的无声制裁的日子,人们可能不会再太过在意他们这种人过去的身份?

  还是为了他终于回到了他日思夜想的那个人身旁?

 

 

  Draco醉了,他醉到神志不清,醉到轻易答应了Blaise不怀好意的打赌,醉到毫不在意地被他的朋友揶揄着各种玩笑,醉到没有否认自己少年时代对某个人存有的莫名其妙的心思。

  Blaise也醉了,但他还能清醒地赢下这场赌局,清醒地给他英俊又不想再与任何人纠缠的朋友下了个小小的圈套,清醒地想让自己的朋友忘记他年少时所有不切实际的妄想。

  “……通过把我的资料挂在这种无聊的网站上?”Draco酒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他冷漠地看着先一步醒来并告知自己昨晚发生了什么事的Blaise,又嫌弃地看了一眼放在高个子男生旁边的那台麻瓜手提电脑,电脑上开着一个怎么看怎么像个正经网站的网页。

  “而且,你猜怎么着,昨天晚上就有五个人发了私人邮件到我的邮箱上。”Blaise神神秘秘地说。“我本来只是想给我的朋友好心介绍介绍别的人,让他不要再对一些不可能的人抱有龌龊心思。”

  “我对Potter没有任何好坏心思。”

  “哦豁,”Pansy在此时漫不经心地说,“你以为我没看到你办公桌第三个抽屉里那沓每一张有救世主新闻的预言家日报吗?”

  “Parkinson你怎么是这种人……”那女人到底是怎样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抄了他的老底。

  Draco叹了一口气,他再一次看着Blaise点开新申请的个人邮箱,那上边的五封邮件都显示着已读状态,其中有一封的名字格外扎眼。

  那是属于这个时代过去的救世主,如今任职傲罗科主任的,大名鼎鼎的Harry Potter的私人邮箱。

 

TBC

 

*Accio是飞来咒的一部分,作为一个【】网站的名字,改成Assio是十四这个……说的

这个人真的 emmmmmmmm


评论 ( 9 )
热度 ( 137 )

© 李狗蛋 | Powered by LOFTER